•   
    深讀>
    更迭的王朝 移動的蕭關
    時間: 2020年04月30日 來源: 北京晚報·五色土 作者: 朱鴻 編輯: 白杏玨

    蕭關究竟有多少個點,也許通過考古發現才能證實。

    我第一次往蕭關去,是1991年初夏。有時候我會告訴人,我是在1992年赴蕭關的,這是因為1992年我去過關中很多地方,混淆起來了。

    第二次至蕭關是2002年春天。我帶著中央電視臺的一個紀錄片攝制組,他們要拍蕭關。我頗為不快,是遭遇了寧夏固原的薛先生。他堅持認為蕭關在固原,要鏡頭搖過去。我帶攝制組看的蕭關在甘肅鎮原孟莊行政村白草洼自然村。這是1991年初夏我考察的結果,并無偏見,也無私心,然而薛先生咬定蕭關在固原。我覺得他的觀點難免有地域利益的牽扯,這使我失去了繼續工作的興趣,遂止步返身,歸去來兮!攝制組瞠目結舌,不過這有什么辦法呢?

    ▌在白草洼遠望戰國秦長城,作者供圖。

    現在看起來,蕭關不是一個點。它應該是一個帶,處于戰國秦長城沿線上。戰國秦長城遺址,甘肅鎮原有,環縣有,靜寧也有,寧夏固原彭陽有,西吉也有。

    起碼在公元前16世紀,就有義渠人在今之寧夏固原及六盤山一帶生活,其漸漸東移,遷居隴東,今之甘肅慶陽一帶。他們屬于羌人的一支,是周人的朋友,曾經一度臣服于周。周平王到了洛邑,義渠人在今之甘肅慶陽寧縣立國,遂有義渠國。春秋戰國以來,義渠與秦相爭于隴西。公元前272年,秦昭襄王滅義渠,得其地,置隴西郡和北地郡,連接了上郡,便筑長城以阻胡。

    假設蕭關在戰國秦長城沿線上,那么會在甘肅鎮原或別的地方有它的點,也會在寧夏固原彭陽或別的地方有它的點。若如此,我和薛先生應該握手,何況甘肅鎮原與寧夏彭陽本為緊鄰。我在白草洼看到的秦長城,就起于甘肅鎮原,跨越寧夏彭陽的山脊,向西逶迤而去。

    由藍天、白云和風所烘托的秦長城,總是引我進入戰國及秦漢,讓我想象匈奴沖過蕭關侵犯關中的日子。

    ▌《胡笳十八拍文姬歸漢圖》(局部)

    2019年7月2日,我第三次往蕭關去。

    到了蕭關,每每興奮,看了看時間,是14點25分。太陽豪曬,不過風卷著白云迅疾而飛,遂會露出大片的海水一般清澈的藍天,根本不覺得熱。

    我視白草洼戰國秦長城為蕭關,是緣于甘肅鎮原的縣志及我的考察。經過長期的琢磨,我意識到,也許應該在廣闊的地理上理解蕭關,才能準確地認識蕭關。

    蕭關是關中的北門,它是為保衛關中置造并存在的。離開了這一點,將迷失認識蕭關的方向。戰國秦長城的蕭關是一個基礎,之后的漢蕭關,唐蕭關,甚至宋蕭關和明蕭關,盡管防御的對象一再變化,不過來者都要破北門而進入關中。當然,來者不同,蕭關的防御點也不同,這使蕭關也一再發生移動。

    蕭關的變化頗大,但它的資料卻極少。不管見諸正史還是野史,皆鮮有完整或連續的紀錄。然而認識的難度,恰是認識的樂趣所在。

    唐詩研究專家楊恩成教授也考察過蕭關,我在路上的時候,他還熱情地打電話告訴我,蕭關在寧夏涇源大灣鄉瓦亭村。我甚是感謝,不過我知道他所指的蕭關大約是唐蕭關。我要看的蕭關是戰國秦長城的蕭關,距關中遠。關內道是唐的檢察機構和行政區域,蕭關隸關內道,而且距關中近。

    唐政府在蕭關布兵,旨在保護絲綢之路的貿易,因為絲綢之路的北道從此經過。蕭關在唐詩中不僅是一個要隘,也是一個沙場,更是一個意象。王維詩曰:“單車欲問邊,屬國過居延。征蓬出漢塞,歸雁入胡天。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蕭關逢候騎,都護在燕然。”情景交融,闊大悲壯。王昌齡有詩道:“蟬鳴空桑林,八月蕭關道。出塞入塞寒,處處黃蘆草。從來幽并客,皆共塵沙老。莫學游俠兒,矜夸紫騮好。”志尚散逸,厭倦戰爭,確乎是難能可貴的表達。

    蕭關,不管是誰的蕭關,它都以六盤山及其河谷為憑險。蕭關皆在此空間,這是問題要害。

    六盤山包括隴山,是關中的屏障。它狹長,略有東西之偏,幾近呈南北方向,坐鎮于今之陜西、甘肅和寧夏。凡匈奴、吐蕃或黨項,要進入關中,多逾六盤山。逾六盤山,實際上走的是河谷。這里的涇河、清水河和葫蘆河都是通道。茹河匯蒲河,蒲河再入涇河,當然也是通道。戰國秦長城的修建是根據曠野、山勢和水向所修建,遂不會是直的。在六盤山的范圍,它大體是一帶。這樣,蕭關也就不是一個點了。在六盤山區域,蕭關應該是結塊的,組的團,一塊一塊,一團一團的。它是天設與人造結合而形成的鏈狀軍事設施。

    權力是更迭的,然而關中不變,六盤山不變。盡管蕭關會隨著王朝的興衰而移動,不過無論如何它要憑險六盤山以保衛關中,遂悉在六盤山的境壤。

    ▌李可染繪《六盤山》 

    蕭關的中心點會在什么地方呢?不同世代的蕭關會有不同的中心,這都需要考古才能確定。如果以彈箏峽或今之寧夏涇源三關口為蕭關的中心,也需要考古才能確定。若認為不同世代的蕭關的中心可能重疊在一起,它也需要考古才能確定。

    蕭關始終讓我激動。一旦發現它的藍天、白云和風,傾身黃土似的秦長城,撫摸秦長城上的草,我便想起第一次和第二次在蕭關的經歷,當然也會想起王聲一家。

    徘徊長城內外,思緒正在連翩,忽然發現長城以北的灌木叢中閃出一個老人向我招手,接著他跳下一個坎,跑了過來。老人王志秀,77歲,是王聲的父親。他幾乎是撲過來,拉住了我的手。也許老人無法預料我會一次又一次到蕭關,盤桓于白草洼,遂一次比一次強烈地喟嘆。

    1991年初夏那次,老人感冒了,蹲在窯洞前。王聲帶我進了院子,老人態度不熱,也不冷。老人的母親還在,她走來走去,撒著玉米,給雞喂食。王聲也有了兒子,是二胎,出生三個月了。四世同堂,這在當代社會是罕見的,然而蕭關有一戶,便很是驚奇。

    老人怎么也沒有想到我又來了,第三次來,遂睜大了眼睛,盯著我,不勝感慨地說:“我那孫子,當時三個月大,今年已經28歲了,在深圳打工呢!當年你還是一個青年!”我也很是感慨,然而不愿意流露,控制住了。

    2002年春天那次,他一家人都顯得比較沉悶,唯王志秀熱情高漲。老人帶攝制組從一孔窯洞出來,又進另一孔窯洞,讓看炕,看鍋,看糧缸和電燈。攝制組安排他怎么站,怎么坐,他就怎么站,怎么坐,可惜他家沒有電視機,將無法看到蕭關的節目。

    老人顯然頗為興奮,寒暄以后便引我看他種的菜,養的雞,看他的一孔又一孔的窯洞。他忽然就傷感地說:“我媽八年前死了。我老婆兩年前得了腦溢血,今年又犯了,現在住院呢。” 不過他的精神看起來非常好,我遂說:“你身體很厲害呀!”他笑著說:“瘦得很,才80斤。”我想起他從灌木叢中閃出的樣子,便問他:“太陽正曬,你在樹林里干什么?”他笑著說:“我拾柴呢!你不知道,窯洞濕得很,夏天也要燒炕呢!”

    院子增添了一孔新的窯洞,是他打出來的。所謂打出來,就是用镢頭對著土崖一下一下挖,一下一下掏,三年而成。院子還造了三間瓦房,是王志秀兄弟的。我沒有見過他兄弟,三至白草洼,一次也沒有見過。

    ▌蕭關的窯洞,王志秀家。作者供圖

    我在秦長城遺址到處游蕩,看來龍去脈,看墻基,又看墻體,仰觀詭譎的長空,又環顧迷茫的沙塞,想象秦兵當年在此怎么食宿,怎么防御。

    考古促進了研究,并使戰國秦長城的面目清楚了一些。秦長城的修建,目標一定,原則靈活,這便是根據形勢,因地制宜。遇到平疇,就在附近取土,挖下去,打基礎,再筑起來。夯層之厚往往在5厘米至13厘米之間,寬8厘米左右,向上略收。其形態總體是外壁陡峭,內壁稍斜。取土之處成為凹陷,當然也作了阻止進犯的壕溝。遇到河流,遂沿岸營作,以造其墻。遇到山脊,便讓塞垣順山脊而走。我以為草灘溝一段的長城,就是順山脊修建的。秦長城盡是土夯,沒有發現有包磚的,原因大約是時間緊,制磚不易。每隔200米至300米,會建矩形墩臺,它突出于長城,以利于箭射側面的襲擊者或強攻者。在秦長城的一些要隘和特峰,修有煙火報警的烽燧。

    老人一直跟著我,他還指了指一個林壑,大約希望我下去看一看。林壑應該是草灘溝吧,屬于寧夏彭陽,其向地下傾斜,樹在溝底,柯蔽崖岸,氣象魔幻,幽暗不可測,我沒有下去。我三至白草洼,一次也沒有下去。也許我有一個伙伴,才可以至草灘溝一探。

    秦長城遺址終于受到了保護,這使我感到欣慰。我對所有遺址都懷著一種深情,覺得它屬于整個人類,是人類進步的見證。資料顯示,戰國秦長城的保護高度,一般在1米至3米之間。彭陽縣人民政府在2014年8月為草灘段的戰國秦長城立了碑,并在秦長城遺址兩邊埋樁拉網,形成柵欄。不過白草洼一邊的秦長城是開放的,我爬上去,踏著秦長城豐茂的蓬蒿走了走,老人也隨我走了走。

    ▌跟王志秀老人在戰國秦長城的遺址上。作者供圖

    我猝然意識到應該給他照一張相,便讓老人站下,隨意一點。他站下了,然而還是莊嚴著。他問要不要卸掉草帽,我以為戴著草帽才是老人的正常狀態,便叮嚀他還是戴著。在我照相機的鏡頭中,有藍天、白云和風,王志秀老人瘦而黑。

    這一家仍保持著四代同堂的興旺。老人有兩個兒子,王聲屬于二兒子。老人孫子4個,孫女1個,重孫3個。

    告別蕭關,歸途之中,夕陽在天,只見無窮渲染的余暉映照著無盡展開的溝壑。黃色的大地蒼涼一片,寧靜一片,也是紅光一片。

    公元前166年冬天,匈奴14萬騎入朝那塞,破蕭關,殺了北地郡都尉孫卬,直抵彭陽,寇關中,燒回中宮,逼向甘泉宮。長安驟然緊張,不過漢軍也迅速在渭河北岸集結,有戰車千乘,騎兵10萬,以備匈奴。漢文帝遣三將率兵奔赴隴西郡、北地郡和上郡,堅強屯守。漢文帝還打算親征匈奴,以群臣和皇太后勸阻,他才未去。于是漢文帝就任命了三個將軍張相如、董赤和欒布,讓他們率兵迎擊匈奴。匈奴騷擾了一個多月,撤退而去。

    朝那塞就在茹河以北,今之寧夏彭陽以西。我以為蕭關就在朝那塞一帶,也許就在白草洼。

    黃昏漸漸降臨了,不過我并無急迫之感。我很踏實,我知道長安的燈火之中有我的家。和平真是一件幸福的事,人啊,要珍惜她!(責編:孫小寧)

    三级片电影网站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