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京味

    北京西風東漸 “受洋罪”“開洋葷”始于六國飯店

    六國飯店 繪圖 張克群 1902年,北京第一家洋式的飯店在東交民巷南面的御河邊落成。御河本是條河,是從故宮里流出來美化城市用的,因為妨礙交通,1924年被改成了暗河,后來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即今日的正義路。當正陽門火車站修好后,人困馬乏的老外們下了火車就要睡覺,睡醒了還得吃。于是一位精明的比利時人就在離正陽門和東交民巷不遠的地方建了這座六國飯店(被大火燒毀后,改建為華風賓館,為涉外三星級賓館。 六國飯店的設計人是新瑞和洋行的英國建筑師覃維思(GilbertDavies)與托瑪斯(CharlesThomas)。建筑是兩層的磚混,坐東朝西,平面為山字形。當中間和南北兩翼各高起一塊山墻,上做半圓形山花,我們可以在圓明園西洋樓的不少地方找到類似的處理。說圓明園西洋樓是他們的老師之一,不冤枉吧。 說起建六國飯店的初衷,還有一段故事。自打慈禧從西安躲避洋人回京后,一反常態地愛上了洋物事兒。為了向外國人示好,她多次在中南海宴請各國使節的夫人。來而不往非禮也,外國人也懂,于是夫人們決定回請慈禧。可慈禧害怕吃洋飯,就派了懂洋文的侍從四格格去赴宴。吃完飯的第二天,四格格回宮復命。慈禧問她:“昨日赴洋人處開葷開得如何?” 四格格回說:“秉老佛爺,洋人進食不用筷子,使的是刀叉等小兵器。菜是半生不熟的魚和肉。這也倒罷了,最后喝的那碗藥湯子,奴才實在受不了。”慈禧寬容地笑道:“洋人為化外之民,不知膳食,今后定然不會派你去受那份洋罪。”四格格叩頭道:“多謝老佛爺。” 從此,“受洋罪”“開洋葷”就成了人們的口頭禪,然而如何吃洋飯也悄悄地傳開了。有好奇的革新派就惦記著上哪里去吃洋飯。于是六國飯店成了他們開洋葷的好去處。

    來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明初遷都北京前后,北京城竟有6次變身

    現在有些老北京文化已經瀕臨滅絕,甚至比大熊貓還瀕危,老北京文化的傳承是一件迫在眉睫的事。世居北京四百年的趙振華老師(網名:一把駁克槍),研究北京文化多年,年初以來趙老師堅持每周六晚上八點到九點,在“舊京圖說”讀者群中,為網友講北京文化。 今天“舊京圖說”為您整理的是“老北京的都城”之十四。 主講人:趙振華,網名“一把駁克槍”。退休前從事企業管理工作40年,是地道的老北京人(在北京居住了十余代、四百年)。受家庭熏陶,他從小喜歡北京文化,近30年來收集老北京照片一萬余張、老北京歇后語近千句、老北京俗話近千句、老北京歌謠數百首。 永樂初期的三大變化之一是:對崇仁門、齊化門、和義門進行修葺,重新修葺的崇仁門改名為東直門,和義門改名為西直門(注:明正統四年后將齊化門改名為朝陽門),城門牌匾上的“門”字從此都不再有“勾”了;第二:將元城墻的外面砌上了兩層磚;第三:永樂17年將北京南城墻向南移動約800米。 遷都前的三大變化 第一變:重新修葺崇仁門、齊化門、和義門 明初年,明太祖朱元璋命中樞詹希元寫太學的“集賢門”牌匾,詹希元寫的“門”字有勾,可朱元璋一看勃然大怒,認為如此寫“門”字會封堵皇上招賢納士的道路,因此就把詹希元免職了。從那之后,城門上的匾額上“門”字就都沒“勾”了。 第二變:把元城墻外砌上了兩層磚 明代元初期,元城墻為土城墻,明永樂年間就把元土城墻的外面砌上了兩層磚,外層用大磚,內層用小磚,這些城墻的磚分別從山東的臨清、聊城,河南的安陽運送來,其中當屬山東聊城的城磚最好、最規矩、最有名,一塊城磚重量可達24公斤。改建城墻時城墻成梯形,下寬上窄,砌的城墻磚從下往上每往上一層就往進凹一點,這么做利于城墻的穩固,還利于城墻排水。 包砌一公里的城墻需要數百萬塊城磚,內城的城墻高三丈五尺五寸,城墻頂上有雉堞。什么叫雉堞?它是在墻上面砌出來的短墻,且是有凸有凹的矮墻,戰時為防守城墻的士兵們隱蔽用的。 古代計算城墻面積的單位叫“雉”,長一丈寬一丈稱之為“堵”,長三丈寬一丈稱之為“雉”。雉堞也被稱為“垛口”,一個垛口的長度一般有幾十公分到一兩米,北京城當時的雉堞高度約為1米9,寬約1米5,厚約0.7米。同時城墻每隔大約80米,它設有一個墩臺,也叫墻臺,老人們根據它的外形,也管他叫馬面。 當時明成祖朱棣遷都的時候,只在北城墻修筑了馬面,防止北邊蒙古人反攻北京城。嘉靖32年擴建外城的時候,才在其它三面城墻上也都修筑了間距不等的馬面,原本是80米一處,后來有60米一處,也有100米一處。馬面與城墻互為依靠,能夠消除城下的死角,能夠從上往下壓制來犯的敵人。 1870年左右,崇文門往東,內城的南城墻,能夠看到很多馬面。 1919年左右,從北往南拍的內城的東城墻,遠處是朝陽門,也能夠看到城墻上的馬面,城墻下有護城河。 在崇文門城墻上往東拍的內城的南城墻的照片,這里看雉堞更為清楚,遠處是東南角樓。 1900年八國聯軍攻進北京城之后,在內城的南城墻上拍的,不僅可以清楚地看見雉堞和馬面,也能看見八國聯軍。 1921年瑞典人喜龍仁在阜成門南邊拍的內城西城墻內側,照片的左上角可以看到登城的馬道。 上世紀60年代老城墻要拆還沒拆的時候,安定門一帶的內城北城墻。 第三變:拓北京南城 根據明太宗實錄記載,永樂17年11月甲子,拓北京南城。將2700多丈長的南城墻向南移了二里地(約800米)。元大都南城墻在現在長安街路南馬路牙子一線,明永樂移動南城墻后才移到了今天崇文門、宣武門一線。現在還能夠看到內城的東南角樓存在,以及角樓西邊還有一小段老城墻。通過這一挪就使北京城擴大了5.4平方公里,根據歷史記載,挪城墻的原因是北京城成為國都了,官署區域不夠,往南挪城墻新增的地方用來新建官署。 除此之外,我認為還有兩個原因。 1、原來都城的南城墻和原來皇城的南城墻,兩堵墻之間的距離非常近,不到200米。這么近的距離沒法按照永樂大帝的想法來建設大明門和千步廊的位置。 2、元大都都城為南北長東西短的長方形,是符合周禮中關于國都的規制,明朝初年徐達占領北京后,廢除了原來元大都的北城墻,這使得北京城變成了南北短東西長的長方形,既不好看也不符合國都的規制了,所以借這個機會就把南邊的城墻往南挪了二里地,在新建城墻的同時,也重新建了這三座城樓。這三座城樓雖然是新建的,但是城樓的名稱還是沿用了元朝的名稱。對于原來這元大都留下的老城墻只拆了礙事的地方,不礙事的地方就沒動它,后來就讓城墻順其自然自生自滅了。 遷都后三大變化(永樂19年后) 第一變:城門有報時工具 都城的9座城門安排了每天通知開關城門的報時工具,其中8座城門是打點的,另外1座是敲鐘的,也就是老北京人經常說的九門八點一口鐘。 第二變:城門邊建廟 明朝永樂年間,朝廷按著朱棣的旨意,在9座城門旁邊分別建了一座廟,這廟供奉的、祭祀的并不統一,主要是按照明成祖朱棣旨意新建的廟。 第三變:麗正門外蓋廊房 朝廷安排在麗正門外的西邊蓋了一大片房子。因為蓋的房很長,一溜一溜的像長廊一樣連起來的房子,所以叫廊房。這四趟街現在仍然還在的,就是現在前門西側的廊房頭條、廊房二條、廊房三條、大柵欄。 1900年以后的大柵欄西口。大柵欄其實不單指那條長275米、不足10米寬的胡同,而是涵蓋了廊房頭條、糧食店街、煤市街、珠寶市街等諸多支脈的街區。 1880年代,前門外煤市街北頭。 這一大片房子東西長300米左右,南北寬有240米左右,占地面積約72,000平方米,建筑面積按當時算恐怕得接近6萬平方米,蓋了這么一大片房子,它是干什么用的?有研究明史的專家認為,永樂皇帝在北京城門口建這樣一大片店鋪來招商經營,統稱為廊房。并且按當時的地段不同,分別制定了稅收的等級,指定了廊房中有能力的經營戶來充當廊頭,負責收斂稅款。 我有不同的意見,原因有以下幾點。當時朝廷建紫禁城,建皇城、建都城、建太廟,建社稷壇、天壇等眾多的建筑,需要大量的資金,在資金這么緊張的節骨眼上,怎么可能還擠出錢來蓋商業用房來招商引資。而且說在幾個城門口和鐘鼓樓旁邊蓋廊房,實際上只有按現在看到的,前門外頭廊房頭條、二條、三條、大柵欄,這是明確有記載,剩下的城門外不但沒有文字記載,也沒有任何歷史痕跡。種種跡象表明,它既不是商業用房,也不是朝廷用房,還不是軍事用房。那么這是干什么的用房呢?我們下回接著討論。

    來源:北京日報?舊京圖說
    皇家寺院竟然2500銀圓被賤賣 正覺寺的前世今生

    正覺寺在西直門外,現動物園北門外昆玉河北岸上。其實它的本名叫真覺寺,后來可能因為北京的南方人日益增多,把寺名給叫走了音。又因為寺內金剛寶座塔的座頂上有五座小塔,人們都俗稱它為五塔寺。提起五塔寺,知道的人挺多,可你要問正覺寺,就沒幾個人知道,更不用說真覺寺了。 明永樂初年(公元15世紀初),印度僧人班迪達帶來了金佛五尊和金剛寶座塔的樣式。為答謝他的貢獻,特為他造了真覺寺作為印度僧人在京的立足之處。明成化九年(公元1473年)又根據他帶來的樣式在寺中用石料建造了這座金剛寶座石塔。清乾隆二十六年(公元1761年)曾經重修。此次重修不但擴大了寺院的規模,且將所有殿頂一律改為黃琉璃瓦,使真覺寺的等級上升到了皇家寺院。清末經英法聯軍和八國聯軍兩次破壞,寺廟殘缺破敗,僧人流離失所。1927年,一些人僅以2500銀圓便將寺院賣給一黃姓私人。可黃某卻撒手不管,自此建筑被拆,文物被盜,寺中殿宇物品蕩然無存。僅余拆不了的金剛寶座塔和砍不倒的老銀杏樹屹立于廢墟之中。1937年中央古物保管委員會北平分會收回了30畝基地,加修了院墻,又以有限的資金對塔身稍事修復,然后對游人開放。 此塔雖以印度樣式為藍本,但通過我國匠人之手把它加以變化,提高了塔座的高度,相對地縮小了五塔,又增加了中國傳統的琉璃方亭,創造出中國式的金剛寶座塔。寶座高7.7米、長18.6米、寬15.7米。最下層是須彌座,其上重疊五層佛龕,每層都雕出屋檐,把整個寶座上劃出五條水平線。五座小塔都是方形密檐塔,當中的一座13層檐,四角的4座11層檐。五塔的塔身四面都雕刻佛像、佛龕以及梵文的裝飾紋樣,顯示出古人的耐心和專心。這座塔造型奇特,雕刻細致,是現存此類塔中最早也是最精美的一座。近年來寺塔屢屢重修,并成立了北京石刻藝術博物館。

    來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黃寺曾有東西兩座 對推動漢藏友好發揮重要作用

    黃寺位于安定門外西北,因分東西兩處,附近居民將它們并稱為雙黃寺。 東黃寺是清順治八年(公元1651年)在原普凈禪林的舊址上建造的,寺內立巨大的佛祖坐像一尊。同年,五世達賴率3000多人千里迢迢來到北京朝見清帝,就下榻在東黃寺。康熙三十三年(公元1694年),皇帝曾來巡視,見廟宇破損嚴重,遂撥款重修并親撰碑文,并題詩以記之。1949年以前此寺曾遭嚴重破壞,1958年被拆除了。 西黃寺是清雍正元年(公元1723年)應蒙古上層人士之請,在東黃寺以西創建的。兩寺在同一圍墻內,然布局各異。西黃寺初建時有鐘鼓樓、正殿五間、東西碑亭等,類似一般寺廟。清乾隆四十五年(公元1780年)西藏六世班禪進京拜見皇帝,因為聽說西藏活佛進京,前來拜見的信徒太多,致使六世班禪被傳染天花,不久病逝于北京。兩年后在正殿后中軸線上建一白塔以葬其衣冠和經咒,塔名清凈化城塔。它被建在一個方形磚砌臺子之上,四周有一圈矮花墻。磚臺上是方形石砌基座,基座中央建喇嘛塔,塔身下的須彌座上遍布雕刻,非常精致,內容都是班禪六世的生平。四角則建4座八角石幢。塔剎上飾以藏式鎏金銅頂,形狀別致而華麗。西黃寺的寺廟建筑在1900年時被八國聯軍焚毀,民國期間雖重修了一部分,后復又頹敗。 “文革”后,在無人管理的情況下,我曾毫無阻攔地進去過。那時兩廂住著建筑隊的民工和居民,弄得滿地垃圾。據記載,塔前原有三開間石牌坊,凝重大方,現已不見蹤影,坊后兩尊帶翅膀的石獅卻還健在。改革開放后我再想進去,被告知這里成了高級藏語佛學院校址,閑雜人等不得入內。 黃寺在歷史上曾起過推動漢藏友好的重要作用。1904年,英軍因垂涎西藏豐富的地下寶藏,起兵入侵我國西藏,發生了震驚中外的“江孜戰役”。年輕的十三世達賴領導藏族人民進行了殊死抵抗。1908年9月,為了向清政府求援,十三世達賴輾轉來到北京,便在西黃寺駐錫。在這里,他舉行了26次佛事,直到11月28日離京。這期間,來自東北、內蒙古的大批王爺、頭人和信眾蜂擁而至,80多天里累計竟達萬余人次,場面之壯觀,前所未有。(38)

    來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夜讀 | 才華橫溢的密碼天才 在最危急關頭挽救了黨中央

    周恩來總理曾不止一次地說,要不是錢壯飛同志,我們這些人都會死在國民黨反動派手里。錢壯飛是誰?可能很多人并不知道,他是我黨隱蔽戰線著名的“龍潭三杰”(李克農,錢壯飛,胡底)之一,也是一位杰出的密碼天才。在1931年的那一場挽救黨中央的地下諜戰中,他書寫了怎樣驚心動魄的傳奇呢? 日前,記者專訪了錢壯飛烈士的孫子錢泓先生,聽他講述了爺爺的不平凡經歷。 家人所了解的錢壯飛,是一個才華橫溢的人,他專業學醫,還精通書法,繪畫,無線電技術等,在北平他甚至還拍過電影。他個子很高,皮膚白皙,戴副眼鏡,文質彬彬,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富家少爺、文藝青年。然而,在這種外表的掩護下,他在1925年就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28年春,錢壯飛為躲避北平政府通緝,來到上海,在報上看到無線電訓練招考廣告,經考試以第一名的成績被錄取。錢壯飛無意中進入的這個訓練班,原來是個國民黨新建的特務組織。錢壯飛才華過人,又與特務頭子徐恩曾是同鄉,很快就成為徐的心腹,擔任他的紀要秘書。后來,徐恩曾又把他帶到了國民黨中央黨部調查科,這是個情報機關的大本營,錢壯飛大顯身手的機會到了。 錢泓講起那一段往事:“我爺爺趁徐恩曾不在,把他的密碼本進行了復制。但我爺爺拿密碼本和絕密電報一對照,還是沒法翻譯,這是怎么回事呢?他左思右想,后來發現在徐恩曾桌上,老擺著一套《曾文正公文集》,而徐并不是一個愛讀書的人,這本書肯定有蹊蹺……”最后,密碼天才錢壯飛在這本書里發現了敵人密碼的奧秘,再加上密碼本和密電,他終于研究出破譯國民黨高級密電的辦法。 1931年3月25日晚上,錢壯飛在情報機關值夜班。這是一個周六,好色的徐恩曾出去花天酒地會女人去了,這時候武漢連續發來三封絕密電報,這種情況太反常了,錢壯飛就拿出他復制好的密碼本,把這三封電報打開一一破譯,破譯后的電文寫著“黎明被捕,表示愿意歸順黨國。” 錢壯飛看到電文后大吃一驚,因為黎明就是顧順章。顧順章在黨內的級別很高,是中央候補委員,和周恩來一起負責特科,他的叛變對共產黨來說是災難性的打擊。這個消息太重要了。錢壯飛心急如焚,連夜把這個消息傳遞出去,讓人去上海找李克農報警,讓中央趕快轉移。 得到消息的周恩來當機立斷,開展了一場大規模的轉移。因為轉移及時,當時幸免的中央領導有瞿秋白、周恩來、博古、鄧穎超、鄧小平、陳云、陳賡、聶榮臻、葉劍英、李維漢等。錢壯飛也意識到自己暴露了,迅速從南京撤到了上海。然而,他卻把自己的家人留在南京敵人的手中,這是為什么呢? “我爺爺當時把我父親留在了南京。因為都帶著走,國民黨就驚了。我爺爺為了爭取時間,把家人都留給了敵人。”錢泓回憶起父親曾經講過的一段故事,有一次爺爺忽然問父親會不會做飯,父親說會下面條,爺爺還表揚了他,他不知道這是父子倆的最后一面。 錢壯飛臨走給徐恩曾留下了一個字條:“可均先生(可均,就是徐恩曾的字,)大鑒,行色匆匆,不及面辭,尚祈見諒,政見之爭,希勿罹及子女,否則先生之穢行,一旦披露報端,悔之晚矣!”大意是,你要是加害我的家人,我就把你的丑事見報。 也許就是因為這張機智的字條,錢壯飛的家人在被國民黨抓走后,最終都保住了性命。離開了家人之后,錢壯飛轉移到瑞金,為我黨的情報工作繼續做著貢獻。他獲取的密碼本,幫助紅軍順利粉碎多次國民黨軍隊的圍剿。然而1935年3月底,錢壯飛在南渡烏江的時候卻失蹤了。 錢壯飛妻子張振華 直到10多年后,家人才得知他的消息。錢泓當時尚在襁褓之中,多年之后他聽奶奶講述過這段故事。“1946年春,周恩來通知我奶奶,到曾家巖50號請客吃飯,我們這一家人就去了,飯桌上,周恩來就對我們說,錢壯飛犧牲了。從1931年我爺爺走之后,我奶奶就不知道她的丈夫到哪兒了。后來我奶奶就哭了。周恩來就朝著我爺爺犧牲的西南方向就跪下了,他就說:我沒有照顧好他。” 然而,錢壯飛具體是怎么犧牲的,卻一直是一個謎團,有多種說法,有說空襲遇難,也有說被土匪綁票殺害,一直未有定論,他犧牲的時候,年僅四十歲。 錢壯飛已經離開80多年了,然而,當硝煙散盡,他的名字穿越歷史,仍然熠熠生輝。周恩來說“錢壯飛同志在解放斗爭中立下的豐功偉績,的確使我們的黨少走了彎路。全黨將永遠紀念他。”

    來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東城無塔,西城五塔”什么意思?用俗諺解讀老北京歷史

    北海白塔 攝影:鄧偉 在北京的悠久歷史中,產生了不少膾炙人口的俗諺和俏皮話,俏皮話即歇后語。這種語言文學言簡意賅,通俗易懂,有的甚至朗朗上口,既是文化結晶,反映當時的現實,也是了解歷史的綱鑒和載體。比如“東城無塔,西城五塔”“灶君廟的獅子——鐵對兒”等等,至今人們耳熟能詳,并一代代流傳下去…… “東城無塔,西城五塔” 俗諺“東城無塔,西城五塔”像“先有潭柘寺,后有北京城”一樣,流傳甚廣。至于潭柘寺與北京城誰的歷史悠久,素來眾說紛紜,史實與傳說相矛盾,并沒有統一的定論。 從歷史上講,北京至少有3000年的歷史,而潭柘寺建于晉代,只有1700多年,誰的歷史長,不言而喻。但“東城無塔,西城五塔”還是有根據的。西城的五塔指北海瓊華島白塔、妙應寺白塔、慶壽寺雙塔及西四萬松老人塔。慶壽寺在今天的西單地區(電報大樓附近),始建于金章宗初年(1190年),當時稱大慶壽寺。歷史上多次被毀和重建,明代時由太監王振重建,易名大興隆寺。有文章稱朱棣的國師姚廣孝曾在此廟居住,但史料記載不多,僅為傳說而已。雙塔一是元代“天光普照佛日圓明海云佑圣國師之塔”,又一是“佛日圓照大禪師可庵之靈塔”。從老照片上看,雙塔一樣高,其實一個高九層,一個高七層。據史料載,在建元大都時,雙塔慶壽寺已存在,為避開和保護雙塔,“城南面命三十步避之”,于是,元大都的南城墻在此拐了個彎。 1956年為展寬西長安街將慶壽寺及雙塔拆去,拆時出土了一些骨灰和零散文物。慶壽寺、雙塔沒了,使“西城五塔”之說難以存在了。 俗諺中的東、西城僅指老北京內城,不包括外城(老宣武、崇文地區)及二環路外。如果按今天的行政區劃,西城地區就不止五塔了,如天寧寺塔(建于遼代),再遠一點有慈壽寺塔(建于明代)等。而在今天的東城也是有塔的,如在龍潭湖附近曾有法藏寺,寺內有磚塔一座,此塔曾有白塔、乏塔等稱呼,還伴有美麗的民間故事。東直門外曾有鐵塔,遠一點有王四營的延壽寺塔,又稱“十方諸寶塔”。關于東直門外鐵塔,在上世紀三十年代出版的《北平旅行指南》中有所介紹,稱鐵塔建在正方磚臺上,“相傳寺建于明末,塔中祀像為一胡僧,云系坐化于此,祀像及其肉身外縛以漆,香煙所熏已不變顏色。”鐵塔在1958年時煉了鐵。十方諸寶塔保存至今,并以塔為中心建了“古塔公園”。 不過西城其他三塔至今保存完好,西四萬松老人塔還“古為今用”,塔下小院開了正陽書局。 “三官廟——不進香火” 北京歷史上有多個三官廟,但只有東四朝內大街的三官廟因“三官廟——不進香火”的流傳,讓人們記住了它。 三官廟建于明成化十七年(1481年),名為大慈延福宮,因供奉道家的天官、地官和水官,故又稱三官廟。廟不大,但一度香火旺盛,香客如云,據說抽簽卜卦最為靈驗。到了崇禎末年,大明王朝垮臺前夕,李自成的大順軍已兵臨城下,崇禎十分驚慌、懼怕,到三官廟抽簽占卜未來吉兇。據傳說,他連抽三次都是“上”字,“上”原本是吉卦,而崇禎因氣急敗壞和惶惶不可終日而惱怒,大罵廟中道士說:“莫非讓朕上吊乎?”于是,他下旨此廟永遠不進香火,不許百姓進廟燒香磕頭。 幾天后,崇禎果然在煤山上吊而亡,而且還拉上了貼身太監王承恩。崇禎死了,留下了“三官廟——不進香火”的歇后語,而三官廟至此香火斷了很久,直到乾隆年間方恢復。一個小小的三官廟留下了“不進香火”的歇后語,并由此又產生了一個有關的歇后語:“崇禎上吊——叫了王承恩”。這句歇后語也是北京土語,比喻處境非常困難、窘迫,急望得到幫助的意思。 老北京有“四牌樓東,四牌樓西,四牌樓底下賣估衣”的俗諺,而賣估衣都集中在三官廟東西兩側。據《老北京的商市》一書所云:“估衣行分坐店和街頭、集市、廟會擺攤叫賣兩大類,前者稱估衣鋪或估衣莊,后者稱估衣攤。”三官廟前的估衣攤在上世紀三十年代最紅火,人們稱此地為“估衣一條街”。估衣是八成新左右舊衣,但不是破爛衣物,有些估衣是當鋪的“死當”,也有些是家中死人遺物。除擺攤買賣外,三官廟兩側還有估衣莊。1923年出版的《增訂實用北京指南》中有所記載,僅三官廟兩側的估衣莊就有永聚成、元順號、聚盛號等8家,至于“雨來散”的估衣攤就更多了。老北京估衣攤是時代產物,因衛生及人民生活普遍提高等多種原因,1949年之后就漸漸失去了市場,這個行業慢慢消失了。 一座小小三官廟,因俗諺與歇后語的流傳,引出不少故事,足見民間口頭文學的魅力。三官廟目前還有一座大殿殘存,近年還有所修葺,成了市級文物保護單位。 “灶君廟的獅子——鐵對兒” 老北京的俗諺或歇后語幾乎都有典故。流傳多年的“灶君廟的獅子——鐵對兒”就是一例。灶君是人們對灶王的尊稱,正如稱火神為火德真君一樣。崇文門外東花市的灶君廟始建于明代,在清康熙年間重建。據史料記載,該廟門口有一對鐵鑄的獅子把門,“這對獅子為一雄一雌,均高約0.9米,長約1.06米”;“雄獅居左,雌獅在右,呈半蹲踞狀,雄獅右前爪下踩一繡球,雌獅左前爪下踏一小獅,二獅相向對顧,風姿雄健。”兩個獅子是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鑄的,是康熙年間重建時的產物。由于日久年深,獅身被香客們摸得光滑發亮,猶如涂了一層閃光的黑漆。 在民間傳說中,灶王是個小神,灶君廟或灶王廟大多不見經傳,但有了這對鐵獅子,花市的灶君廟名聲大振。中國人講倫理道德,人們從這對相依為伴的鐵獅子中得到了啟迪,留下了“灶君廟的獅子——鐵對兒”的歇后語,用來形容友好者的親密無間、形影不離,與今天年輕人愛說的“鐵瓷”有異曲同工之妙。 民國之后,花市灶君廟改為小學校,廟拆了但鐵獅子保留了下來。無獨有偶,在西直門外也曾有一座灶君廟,就其規模而言,大于花市的灶君廟。不過,它門口不曾有鐵獅子而默默無聞,湮沒在歷史塵埃中成了地名。 老北京流傳下來的俗諺及歇后語,有些應該說是文化寶藏和生活指南。像“天橋的把式——光說不練”、“壞小子上天橋——找死”、“天橋的貨——假的多”之所以流傳至今,就是因為反映了老天橋的真實。這些歇后語對于今天人們了解天橋的真正歷史,建設新的天橋有很大意義。同時也印證了當年有家教的家庭不讓子孫后代逛天橋的原因。老天橋一去永不復還不是壞事,“光說不練”、“假的多”是極好的理由和佐證,況且那些“光說不練”的“絕活”在今天沒有任何意義。 俗諺與俏皮話往往與歷史有關,像“冰棍敗火,拉稀別找我”聽來可笑,但與當時的現實有關,至少反映出當年的時代特征。所以老北京此類俗諺與俏皮話不少。如人們很熟悉的“傻子賣豌豆——多給”、“賣柿子的說睡——就是不澀”、“砂鍋居的買賣——過午不候”、“會仙居的炒肝——沒早沒晚”、“八戒吃天福號肘子——自殘骨肉”、“老太太喝豆汁——好稀”、“當鋪的伙計——從來不笑”及什么古玩鋪“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臘月水貴三分”等,既反映當年的商業形態,又是生活的寫照,能流傳至今是生命力旺盛的表現。 老北京一些與歷史地理風物有關的歇后語中,有許多歷史故事,這些歷史故事又被用歇后語長期保留下來了。如《京城舊事》中所記述的一些歇后語,不但有趣,還有利于豐富人們的歷史知識。如“寶月樓的香妃——沒笑臉兒”,就是發生在乾隆年間一段很凄美甚至悲慘的歷史故事,寶月樓即今天的新華門,香妃又稱容妃,是維吾爾人進宮的妃子,原名稱買木熱·艾孜木。據說她“相貌傾城傾國,生而體有異香,故號曰香妃”。記住了“寶月樓的香妃——沒笑臉兒”,便可了解這段歷史。“雁翅樓的太監——無家可歸”反映了晚清太監的血淚史。清宮里太監眾多,民國后住在紫禁城里的宣統,為節省開支不得不大量裁減,多數太監投親靠友,有些有錢財的住進廟里享清福,其中有三百多貧困無助的太監無家可歸,只能住在地安門內的雁翅樓,他們棲息在這里靠乞討和社會救濟為生。據老人們回憶,每逢從雁翅樓外走過時,總會聽到太監們哀鳴的痛苦之聲。他們的聲音不男不女,聽著很嚇人。雁翅樓舊樓在1999年展寬平安大街時被拆除,近年又重建并開辟為書店,在瑯瑯的讀書聲中,回憶起那些“無家可歸”的可憐太監,也算“憶苦思甜”吧! 此外,“永安寺的獅子——頭朝里”、“大高殿的牌樓——無依無靠”等都有故事可言。只要手中有老北京俗諺或歇后語這把鑰匙,了解老北京就很容易了。

    來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北京牌坊界“老大”非他莫屬 東岳廟琉璃牌坊400多歲了

    琉璃牌坊仍保留著精美細節。 蔣晨明 攝 朝外大街熱鬧非凡,可謂車水馬龍,高樓林立。但在現代的生活節奏中,路邊卻有座傳統建筑——一個孤零零的琉璃牌坊。 說這牌坊孤零零的,其實并不準確,因為它與對面的東岳廟是一體的,只是被現代的大街遠遠隔開了。東岳廟門口最初有三座牌坊,除了這座琉璃牌坊外,還有兩座木制的,分立于今天朝外大街的位置。后來由于交通問題,這對木制牌樓被拆掉了。而琉璃牌坊在馬路南面,未影響道路,得以留存。 據記載,這處琉璃牌樓建于明萬歷三十五年(1607年),由宮中太監集資建造,是三間四柱七樓歇山頂式磚石琉璃牌樓。其歇山頂為灰筒瓦,綠琉璃瓦剪邊,綠琉璃脊獸。每間各辟一券洞,雀替以上枋、柱、樓、斗拱滿以黃綠相間琉璃飾件鑲砌。面北額書“永延帝祚”,面南額書“秩祀岱宗”,相傳為嚴嵩手跡。不過關于是否嚴嵩手書,也有人表示質疑。 歷經四百多年的風雨滄桑,這座牌樓依然保存完好。據統計,目前北京所存的琉璃牌坊有十座,除了這座是明萬歷年修建的,其余都是清朝所建。也就是說,它就是北京牌坊界的“老大”了,而且也是市內惟一的立在街巷里的琉璃制牌坊。

    來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一場比賽扭轉世界格局,毛主席這個決定為何震動世界?

    1971年初,以北京日報記者身份外派日本工作的王泰平正在京休假,忽然接到外交部緊急通知,到國家體委介紹日本情況。當時誰也不會想到,一件震驚世界的大事不久即將發生,一場乒乓球賽竟然扭轉了世界格局,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呢? 王泰平先生 日前,記者采訪了曾任中國駐日本大阪總領事的王泰平先生,聽他講述了自己親歷的這件共和國往事,并揭開了背后一些鮮為人知的細節。 “接到通知后,我一開始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來去了才知道因為中國乒乓球隊要去日本參加世乒賽,因為我比較熟悉日本的情況,就讓我給咱們乒乓球代表團介紹日一下。”那天,王泰平一口氣給大家講了兩個多小時,國家體委的運動員和工作人員都非常感興趣。 為了中國代表團參加第31屆世乒賽,周總理制定了“友誼第一,比賽第二”的方針,中國隊的表現也得到了各國媒體的贊揚,然而這時,一件始料未及的事情發生了。 莊則棟和美國運動員友好互贈禮物 “在運動員的駐地跟體育場之間有擺渡車,有一次一名美國運動員上了我們運動員的擺渡車,我們的運動員莊則棟出于禮貌,上前主動和他搭話,當時其他有一些運動員還拉拽他。倆人聊的很友好,最后還交換一個禮物,莊則棟送給這名外國運動員一幅杭州的織錦。”王泰平講述的這段擺渡車上的小故事,當時誰也沒想到,后來成為中美建交的伏筆。 中美運動員之間的友好互動讓美國代表團忽然做出了一個決定,他們提出比賽結束之后能否到中國參觀訪問,他們的請求會得到怎樣的回復呢? 王泰平說,當時外交部跟國家計委聯合上了一個報告給周總理,他們的意見是,這次建議我們不能接受,不能夠同意邀請他們來。原因是什么?“中美之間當時政治障礙個主要的問題是臺灣的問題。不解決臺灣問題,其他東西都免談。” 這份報告在毛主席那壓了幾天,然后毛主席也畫了圈,同意外交部的意見。可是報告剛剛送走,毛主席就把身邊的機要秘書小吳直接叫來,讓他趕快把報告追回來,表示他同意美國乒乓球代表團來訪。 “當時小吳一聽愣住了,還向主席重新確認了一下,您這話算數嗎?主席說,算數!你趕快去辦這個事。”就這樣,毛主席同意了美國乒乓球代表團訪華。 中國邀請美國乒乓球隊訪華的消息在名古屋宣布后,立即引起爆炸性反響,震動了全世界。受邀來到中國的美國球員更是欣喜萬分,他們提出的問題卻讓負責接待的王泰平有些尷尬。 “來了以后一開始他們也比較拘謹,因為對他們來講,中國跟美國隔絕了這么多年,跟中國人也沒有接觸,他們有點緊張。可是后來他們也不憋不住了,尤其是一些年輕的運動員,向我不斷的提一些問題,中國是個什么情況?中國的飯店會怎么樣?……有一個年輕的一個女的運動員還問我,在北京能不能買到安全套?”當時負責接待美國乒乓球代表團的王泰平一一回答了這些問題。 總理此后也會見了美國代表團,對他們高度評價,表示“你們這次到中國來打開了中美兩國之間隔絕的這幾十年大門”。 美國球隊離開北京四天之后,中美關系破冰,高層開始對話,直接促成幾個月后基辛格秘密訪華,為尼克松總統1972年2月的中國之行鋪平了道路。就這樣,小球轉動了大球,中國的戰略謀劃藝術,成為改變了歷史的外交杰作。

    來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書中自有萬般趣 徜徉在幽幽書香中生活也變得多彩

    書中自有花千樹,書中自有萬般趣。讀書的快樂不僅來自學習知識,更來自將書中之趣融入生活,讓原本平淡的日子變得多姿多彩。既宅之則讀之。就讓我們與孩子們一起徜徉在幽幽書香中,感受書籍帶來的那份溫暖和幸福。 我家那出歡樂戲 一七一中學懷柔三中分校初一(1)班 趙秋歌 “妖怪,哪里跑!”“大圣,饒命!”聽到這對白,你是不是以為電視劇《西游記》又重拍了?不不不,這是我和爸爸媽媽在表演家庭搞笑版《西游記》呢! 通過角色扮演重現書中精彩情節和經典片段,是我們全家的愛好。按照慣例,演員的角色安排都由我(導演)和媽媽(制片人兼副導演)商量以后決定。不用說,我扮演的肯定是本劇一號人物齊天大圣孫悟空,媽媽則自信地認為她是演觀音菩薩的最佳人選,而爸爸只能演妖怪了。“老爸,這個妖怪的形象氣質,只有您能駕馭,您是這個劇的靈魂。”我又用擅長的奉承功夫來開導爸爸。爸爸只得同意,并無奈地說:“導演閨女,下次一定讓爸爸演個正面人物,拓寬一下我的戲路啊。”“沒問題。”我爽快地答應了。 好戲開始了。我手拿純手工打造的低配版“紙箍棒”站在沙發上,指著“妖怪”老爸大聲喝道:“你這妖怪,不好好修煉,卻在這為非作歹,俺老孫今天就替天行道,收了你。”說時遲,那時快,我從沙發上跳下,舉起“紙箍棒”向“妖怪”打去。本該應聲倒下的“妖怪”卻出人意料地把“孫悟空”抱了起來,并在“孫悟空”的臉上狠狠親了一口。“老爸,您怎么不按照劇本演呀?”這時爸爸學著妖怪的樣子說:“我看這孫猴子長得實在可愛,一時沒忍住。大圣,要不咱們重來一次,我盡量按劇本演。”唉,重演就重演吧,誰讓我這個“孫悟空”遇上了一個不按套路出牌的“妖怪”呢。 可今天這個“妖怪”實在太不聽話了,總給“孫悟空”出難題:一會兒說“今天是周日,妖怪要休息”,怎么叫也不從房間出來;一會兒又說“妖怪餓了”,非要我把最愛吃的海苔拿出來給他吃。沒辦法,我只能喊救兵出來幫忙。 這時“觀音菩薩”出場了,只見媽媽身披一條白色的毛毯,頭上頂著蘿卜纓,手里還托個醬油瓶。“哈哈哈……”看到這身打扮的“觀音菩薩”,我和爸爸都忍不住大笑起來。“菩薩,你確定是來打妖怪而不是來搞笑的?”我一邊捂著笑疼的肚子一邊問道。“悟空,你且退到一邊,讓我來收拾他。”“菩薩”一本正經地對我說。再看剛才那個不聽話的“妖怪”,早已笑得趴在沙發上起不來了,連連向“菩薩”求饒。 家庭搞笑版《西游記》就在全家的笑聲中結束了。像這樣改編自經典名著的“歡樂戲”在我家經常上演,戲中飽含的濃濃親情也成了我成長過程中一段段甜蜜的記憶。 指導教師 池云 小偵探尋龜 密云區果園小學六(3)班 李至簡 在這個超長的“假期”里,我讀了《魯濱遜漂流記》《大英博物館中國簡史》《騎鵝旅行記》《福爾摩斯探案集》等許多書。其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福爾摩斯探案集》中一個名為《血字的研究》的故事。這個故事告訴我,細節決定成敗,福爾摩斯就是通過細節來推理并找出犯罪分子的。我們日常生活中有許多看似不起眼的細節,然而只要對這些細節多加留意,就會有所發現。 去年過生日時,媽媽送我一只可愛的綠毛小烏龜。它的殼上長著“青苔”,從遠處看就像一座綠色的小山丘。每天早晨起床后,我都要去看看它。可是有一天早上,小塑料箱里竟然沒有它的身影,它失蹤了!我盯著空空如也的小塑料箱,心中十分焦急。 這時,我忽然想起了大偵探福爾摩斯。如果他發現小龜“綠毛”不見了,會怎么辦?想到這兒,我迅速冷靜下來,像個偵探一樣開始分析和推理:首先,小塑料箱放在寬敞的客廳,以“綠毛”的龜速,它爬一天一夜也到不了客廳以外的房間;其次,“綠毛”既不會攀爬又十分膽小,因此它極有可能躲在門廳某個小縫隙或小角落里…… 我正想著,忽然,一小撮兒綠色物體映入我眼簾。仔細一看,原來是“綠毛”身上的毛!我大膽推測:它可能爬到了小塑料箱頂上,又從上面摔下來,蹭掉了毛。這樣的話,它的移動速度就更慢了,因此不會爬到很遠的地方。附近就只有電視柜后面的空隙以及沙發與地板間的空隙,但沙發與地板之間的空隙太小,“綠毛”鉆不進去。那么,它的藏身之地只剩電視柜后面了。 我興沖沖地奔向電視柜,趴到地上向里看。果然,“綠毛”就在電視柜的后面。它卡在電視柜和墻面中間,腦袋一伸一伸的,正揮舞著小爪子可憐兮兮地向我求助呢。 看來多讀一些書還是有用的。看書不僅可以活躍思維、讓頭腦更清晰,而且還能幫我偵破家里一些小小的“案件”,豈不是一舉多得! 指導教師 王玉如 奶奶與魔法棒 北大附小石景山學校五(2)班 韓之犖 許多同學都讀過《哈利·波特》吧?書中的赫敏是“魔法鐵三角”人物之一,她自信、美麗、聰明、可愛、勇敢,是我最喜歡的人物。我在夢里變成了她:手執魔法棒,身穿大黑袍,一念咒語就能在古堡上空飛來飛去。夢醒之后的我多想擁有一件像赫敏那樣的大黑袍和一根魔法棒啊! 當我把想買魔法道具的愿望告訴奶奶時,她先是一口拒絕,搖著頭說:“不買不買,那些東西不實用。”然而在我的軟磨硬泡下,她最終還是答應了。一個周末,奶奶帶我來到商場挑選道具。我想起奶奶說過“不實用”的話,便猶豫著拿起一根最便宜的魔法棒。這時,奶奶卻低下頭認真挑了起來。不一會兒,她拿起一根雕著精美圖案的魔法棒對我說:“買這個吧,這個漂亮。你那個光禿禿的,不好看!”之后便毫不猶豫地掏出了錢包。 回到家,我穿上大黑袍,手拿魔法棒,站在鏡子前揮來揮去,口中念著我早已背得滾瓜爛熟的魔法咒語,仿佛自己就是赫敏,與哈利和羅恩一起進入密室,殺死蛇怪,解救了小妹妹金妮。 “吃飯了!”奶奶看著鏡子前的我喊道。“先別吃,等一下!”我飛跑到餐廳,拿起手中的魔法棒指指這盤菜,點點那碗飯,繼續念著只有我才聽得懂的咒語。好像只要被我的魔法棒指點過,飯菜的味道就會變得更好一樣。奶奶無可奈何地說:“你這孩子,真像著了魔,早知這樣,我才不給你買這礙手礙腳的木棒子。”爺爺卻在一旁哈哈大笑。 冬去春來,也就一兩個月的時間,我好像一下子長大了,對魔法棒不再那么感興趣,也不會嚷嚷著穿那件大黑袍睡覺了。現在,它們都已被奶奶細心地收在衣櫥里了。確實像奶奶說的那樣,那些東西不實用,但我卻舍不得扔掉。每次閱讀《哈利·波特》時,我都會把魔法棒和大黑袍翻出來看看,因為它們承載著我傻傻的幻想,也承載著奶奶寬厚的“縱容”。 指導教師 黃祥昀 未來的書 鴉兒胡同小學五(1)班 高楚淇 2100年以后,隨著科學技術的飛速發展,會有許許多多新鮮的事物出現在我們的視野里,改變我們的生活。最讓我感興趣的就是那有著各種奇特功能的書。 未來的書店宛如一本翻開的大書。正面的幕墻上,你會看見許多色彩鮮艷、生動有趣的畫面,正向過往行人介紹新出版的書,吸引著人們走進知識的殿堂。 走進店門,首先是寶寶讀物區,我們看看有些什么書吧。這是一本《水果娃娃》的書,里面介紹了世界各地的水果,圖片顏色鮮艷。更奇特的是,這種書會發出香味,翻到蘋果圖,自然就會散發出蘋果那誘人的香味;翻到葡萄圖,就能聞到葡萄那甜絲絲的香氣……這樣色香味俱全的書,看著真令人愛不釋手,垂涎欲滴呀!翻開一本名叫《有趣的動物》的書,不僅可以看見各種動物,還能聽到它們的叫聲。你說,這樣的書,寶寶能不喜歡嗎? 再往里走,來到兒童讀物區,這里的書更有趣了。翻開《安徒生童話》,悠揚婉轉的音樂便飄了出來,把你帶入夢幻般的童話世界。你可以選擇閱讀文字,也可以選擇聽故事,還可以選擇看動畫片,可神奇了!翻開《孩子的歌》,如果你不認識那些像電線般排列的五線譜和那些像蝌蚪般的音符,沒關系,只要你輕輕按一下歌曲曲目,悠揚的歌聲就會飄出來,你就可以輕輕松松地學習新歌了。最有趣的書是關于書法的書了,它有“模仿”“提高”“欣賞”三種模式。如果你的字寫得潦草,就選擇書中的“模仿”模式,你寫字時筆就不會再“亂跑”了,會寫出跟字帖一模一樣漂亮的字來。 過了兒童讀物區,就來到成人讀物區。有許多叔叔阿姨正在聚精會神地學習呢。如果你想學廚藝,趕快翻開關于烹飪的書吧,它會用動畫的形式向你介紹各種美味的制作方法,你還能聞到菜肴的香味呢!如果你想學習其他的技術,只要找到相應的書籍就可以輕輕松松地學習了。 未來,奇妙的書還有很多很多,如能變形的書,能吃的書,能穿的書……讓我們努力學習科學知識,把理想變成現實吧! 孵雞記 太師屯鎮中心小學六(2)班 嚴相臣 我十歲那年,學校開設了一門新課——科學。每節科學課上,老師會請一位同學講一個與科學有關的故事。我當時剛看完一本《愛迪生小時候的故事》,就給大家講了個愛迪生孵小雞的故事。 十歲的孩子,好奇心很重。在課上講完愛迪生的故事,我心中一直琢磨:這么偉大的科學家,小時候為什么要趴在草窩上孵小雞呢?他是不是發現了什么?我決定:大科學家小時候做的事情,我也要嘗試一下。 那天,我特地囑咐奶奶把我房間的炕燒熱。吃過飯后,我從雞窩里偷偷拿出了兩個剛下的雞蛋。我把雞蛋放在炕上,給它蓋上三層被子,再把空調設置到27℃。我心想:這么暖和的被窩,小雞一會兒就能孵出來了吧?我撅著屁股,拿著手機,對著小被窩不停地拍照,生怕錯過小雞破殼的那一刻。十分鐘,二十分鐘,半個小時……手機都快沒電了,而雞蛋卻毫無變化。“難道小雞在蛋殼里睡著了?”想到這兒,我拿起雞蛋不停地搖晃,想把里面“沉睡”的小雞喚醒。 就這樣,我在干熱的屋子里跟兩個雞蛋折騰了兩個小時,熱得滿頭大汗。直到小伙伴來找我玩。他看到我一本正經的樣子,哈哈大笑:“你演講時不是說愛迪生天真嗎?怎么你也學起他來了?你不知道孵小雞需要三周嗎?哈哈……”完了,這下可糗大了。 到現在,這件事還令我記憶猶新。雖然我沒有孵出小雞,但我的好奇心得到了滿足,學習科學知識的興趣更加濃厚。現在,我做任何實驗之前都會更加認真地讀書,我相信自己長大以后也能成為一名科學家。 指導教師 聶擁軍 智與定 北京實驗學校高三(3)班 陳雨禾 當新情況出現時,我們要靠“智”和“定”兩個要素去應對。“智”即智慧,指的是快速開動腦筋;“定”則為定力,指的是從容不迫的態度。僅有“智”而不“定”,則有失禮態;只“定”而不“智”,則難以處理問題。“智”與“定”兼具,方可得心應手應對新情況。 春秋齊國有晏嬰,不以楚人開“狗洞城門”而怒,反將一軍,令楚人自討沒趣。楚漢爭霸有沛公,不以鴻門盛宴而驚慌失措,強調盟約,保全自身而退。三國蜀漢有孔明,不以兵臨城下而大驚失色,空城敞門,最終化險為夷。此三人皆為有大智慧之士。然而,他們僅憑一“智”便能渡過難關、轉危為安嗎?非也。 夫晏嬰者,臨“狗洞城門”卻不以怒表于形,使楚王嘆“圣人非所與熙也”。夫沛公者,受劍舞之迫而不露驚慌之色,令項王聽信項伯之言而不擊。夫孔明者,坐觀軍至而悠揚撫琴、氣定神閑,使司馬懿疑心有詐而退兵。 看來,我們若要應對突如其來、變化無常的情況,“智”與“定”都不可少。僅有“智”而無“定”,無以成大業。周公瑾神機妙算、聰明過人,但終被孔明“三氣”吐血而亡。僅有“定”而無“智”,亦不能成事。“木匠皇帝”明熹宗朱由校,不懼金兵入侵,卻缺乏治國安邦的才干,寵信小人魏忠賢,最終導致明朝衰亡。 著眼當下,我中華民族正在應對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醫務工作者與疫苗研發工作者互相配合,以奮不顧身的勇氣和足智多謀的頭腦共同抗擊病毒;社區工作者與警務工作者攜手并肩,以貼心的服務和科學的方法解決社會管理問題。他們的勞動成果體現著“智”與“定”的結合。我相信,炎黃子孫終將以聰明的頭腦和從容不迫的姿態,打贏這場看不見硝煙的戰役。 供圖 視覺中國

    來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東棉花胡同精美的拱門磚雕 百年前來自西洋文化

    精致的拱門磚雕。蔣晨明 攝 胡同里有老北京的生活,也有很多精美的建筑,像位于東城區的東棉花胡同拱門磚雕就是一個重要代表。 東棉花胡同由于鄰近南鑼鼓巷,會有很多游人經過。但這條胡同真正的寶貝卻深藏不露,路人不得而知。心細者會發現,在15號院前立有一塊文物保護單位的標記,意味著寶貝就藏在這座宅院里。 如果有幸進入院內參觀,很容易就能看到二門處的通道是一個拱門。拱門上下左右全是精美的磚雕紋飾,上刻多種花卉還有走獸圖案。頂部有朝天欄桿,欄板上雕有“歲寒三友”松、竹、梅。拱門兩側墻壁上則是多寶閣,內有暗八仙圖案。 此院原是清末名人鳳山宅邸的一部分。鳳山深得老佛爺賞識。他曾留過洋,出訪歐洲,考察德奧新式陸軍,因此對西洋文化情有獨鐘,所以在其老宅內建了這座西式拱門。 如今的15號院只是一座普通的雜院了,鳳山老宅的最初樣貌已漸漸淡去。除了拱門磚雕外,僅有部分建筑的局部還可見到古建的身影。值得慶幸的是,經歷百年,這座拱門磚雕得以神奇地完整保存下來,成為胡同文化的經典。 當然,雖說磚雕很值得欣賞,但也不要打擾院內居民生活。如您參觀,請一定征求院內居民的同意。

    來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1 2 3 40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