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聲

    曝光臺攔不住,就讓你上黑名單

    明天就是“五一”了。今年的“五一”假期,是12年來5天小長假的首次回歸,也是北京應急響應機制調整后的首個假期。很多久居家中的市民計劃著出門走走,各大公園、景區也紛紛提前著手,做好各項準備工作。雖是疫情之下,但記者走訪多家公園、景區調查發現,不文明游園現象依然大量存在。 早在2003年,《北京市公園條例》的多項條款就對游客文明游園、維護游園秩序等作出規定。2016年9月,《北京市旅游不文明行為記錄管理暫行辦法》正式實施,該項管理也被公眾稱為北京旅游“黑名單”。眼下,由北京市園林綠化局牽頭,多部門參與制定并擬推出的不文明游園“黑名單”制度即將出臺。這將是“黑名單”制度的一次重要升級。升級后的“黑名單”能否讓游客的行為受到進一步約束?踐踏草坪、野泳野釣、攀花折枝、采挖野菜等不文明行為,會不會在升級版的“黑名單”中受到有力震懾及處罰?我們拭目以待。 現場1 “曝光臺”很難震懾不文明行為 4月28日上午9時,記者來到玉淵潭公園。隨著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勢持續向好,公園里三五成群的游客多了起來。進入公園東門,沿南側永定河引水渠渠畔西行,或碧波蕩漾,或花木含煙吐翠,一步一景令人賞心悅目。行約200米,記者便見5名成年男子隱身于一片花木林中,腳下踩著新植的碧綠草坪,拿著相機正在拍照。其中,一名頭戴黑色遮陽帽的男子還將馬扎搬進草坪,自己坐在馬扎上整理背包。 繼續前行,這一帶備受野泳愛好者青睞。在渠畔處,每隔不遠處就能看到僅著一條短褲的野泳男子。在一片水域寬闊的地方,多名男子同時在游泳,他們脫下的衣褲直接搭在岸邊石護欄上。不遠處,河道內一座觀水平臺上,豎著一塊警示牌:“為了您的生命財產安全,請不要下河戲水、游泳、捕魚、溜冰”。顯然,警示牌沒有起到警示作用。警示牌下的水面上,設置了一條用泡沫做成的浮標,不少野泳者鉆出浮標所攬的水域,向西側更寬闊的水域游去。 公園內,記者不時見有工作人員提著小喇叭巡查。針對野泳和踐踏草坪等情況,記者先后向兩撥巡查人員進行反饋。但一名工作人員稱,她只負責看管用警戒線圍起的花草。還有的巡查人員則稱,野泳區域不歸其負責。 自公園南門橋北行,在一處尚未開張的商品亭旁邊,公園管理處在這里設立了“玉淵潭公園游客不文明行為曝光臺”展板。展板上寫著,“針對近期園內發生的各類不文明行為,公園邀請廣大游客共同參與監督治理,共同打造文明和諧的游覽環境,同時全力做好疫情防控,保障游客的健康安全。”公園管理方同時要求,游客要愛護公園環境、不踐踏綠地、不攀爬折斷花木、不袒胸赤膊、不野泳野釣、不在路椅上躺臥及不能有其他影響園容和游覽秩序的行為。對于屢教不改、情節惡劣的,將移送公安部門進行行政處罰,并報市旅游主管部門將其列入“北京市旅游不文明行為記錄”榜單。納入“旅游不文明行為記錄”的人員,在旅游高峰期間,可被限制其購票參觀景區等。 在文字的下方,游客“采挖野菜”、“野泳”、“使用飛盤砸櫻花樹”、“撈魚”等不文明行為,也被管理方“張榜公布”。這樣的“曝光臺”展板還出現在公園多處。盡管如此,在采訪過程中,記者仍能看到大量“曝光臺”中公示的不文明行為。比如,在一處草坪上,有游客將毯子鋪開坐在毯子上玩手機,其周邊草坪多處已被踩禿;湖邊,多名家長帶著孩子用漁網撈魚,有孩子用水槍朝湖內休憩的野鴨噴水,驚得野鴨四散驚逃;花池邊,兩名小男孩甩木棍抽打花木,家長就在旁邊卻視而不見;看到幾株碧桃花色迷人,一名成年女子雙手拉下花枝,不斷擺出各樣姿勢拍照,花瓣散落一片…… 現場2 游客為拍照冒險跨越警戒線 高山草坪,峽湖風光,密林小溪。4月21日,位于延慶區的玉渡山自然風景區正式開放,這也意味著市民們“五一”假期又多了一個好去處。但在該景區探訪時,記者看到不文明行為普遍存在。 4月28日下午,記者來到景區東南角,該處有一大片尚未融化的冰體斜掛在山坡上。一邊山花爛漫,一邊冰晶奇觀,引得不少游客前來拍照。為防止游客聚集并保持安全距離,景區管理方在該冰體10米外的地方拉起一道警戒線,可是,仍有不少游客跨過警戒線靠近冰體拍照。其中,一處冰體就垂掛在懸崖峭壁上,山體上還不時有石塊兒滾落,在這樣危險的環境中,仍有一名女子抱著一個嬰兒鉆進冰體后拍照。“別拍了,太危險了。”女子的家人擔心地喊,但這名年輕媽媽不為所動,堅持帶著孩子拍完了照片。 距該處冰體數十米外,有一處清凈水域,水域西側建有一個觀景臺,臺上站著的3名游客都在釣魚。他們不時把魚竿甩到身后,再高高拋向水中,全然不顧身后經過游客。“魚線又細又鋒利,能甩到10米外的水里,向后甩時輕則鉤到游客衣服,重則會劃破頭臉、脖頸,多危險啊!”兩名游客擔心地說。 一路前行至西部山區,在一掛瀑布前,十余名游客爭搶著最佳位置拍照。“你這樣金雞獨立很危險,景區會管的。”一名游客提醒站在石頭上拍照的女子。“我不摘口罩,景區也不知道我是誰啊。”女子回應道。 沿一條小路至景區西北部區域,多名游客正蹲在一塊花田內挖野菜。見有人走近,他們立即起身拿著剛挖的野菜離開。 ■回應 升級版“黑名單”將加大懲戒力度 記者還先后到頤和園、陶然亭公園、古崖居等多家公園及風景區進行了探訪,扎堆聚集、踐踏草坪等不文明行為都不同程度地存在著。 其實,市級層面有“黑名單”制度,那些多次勸阻無效、破壞文物的游客,進入“黑名單”后,將被采取一定的游園限制措施;各公園內部,也設置有各種樣式的“曝光臺”。如此威懾下,游園不文明行為為何仍多發? 對此,多名游客反映是因“黑名單”雷聲大、雨點小,對不文明游園行為的懲戒“手下留情”,“也就是把照片公布在公園展板上,臉上還打著馬賽克。”另外,有游客表示,《北京市旅游不文明行為記錄管理暫行辦法》實施以來,4年處罰量仍較少,大量不文明行為被縱容。多名游客呼吁,針對不文明游園行為,相關主管部門應及時管控,并加大懲戒力度。 記者了解到,北京市園林綠化局曾于2019年7月發布全市首個不文明游園行為“黑名單”,目前,該局已聯系多部門聯合制定不文明游園行為清單升級版。其中不僅包括隨地吐痰、不守游園秩序、倒賣門票等,另有私挖野菜、踏踩草坪、攀枝折花、亂涂濫刻、野營燒烤、野泳等8種常態化不文明行為。 該份被稱為升級版的“黑名單”已經完成條款及內容制定工作,現已進入最后的審核階段。“很快會出臺。”北京市園林綠化局一負責人表示,該份升級版的“黑名單”將對不文明游園行為加大懲戒力度,被列入不文明行為“黑名單”的游客,將會受到限制入園等懲戒,并向社會公示。 ■鏈接 十余人上榜“黑名單” 記者了解到,4月21日,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召開2020年北京市旅游不文明行為記錄評審委員會,曝出今年4月以來,共有5名游客因游園不文明行為受到“一處受罰,處處受限”的聯合懲戒。即:在旅游高峰期,5人不得到市屬公園和八達嶺長城購票參觀。這也是《北京市旅游不文明行為記錄管理暫行辦法》自2016年頒布實施以來對游客不文明行為進行的“聯合懲戒”。至今,共有十余名游客及旅游從業人員因不文明行為被記錄并公示。

    來源:北京晚報“我們日夜在聆聽”
    消毒難保證,信息隨意填,“接觸式登記”可以改改嗎

    掃描北京“健康寶”已經成為進入公共場所的必選項。為了準確核查信息,很多銀行、餐館、咖啡店等公共場所目前還堅持要求顧客進門前手動填寫個人信息。但是,因為登記表和簽字筆經常存在消毒不及時,甚至是不消毒的情況,再加上寫到登記表上的個人信息字跡模糊,所填內容不準確……種種弊端令個人信息登記工作流于形式。 “出于疫情防控的要求,進入公共場所需要填寫個人信息,這些我們都理解。但是這種公用紙筆的登記方式,既流于形式,也存在交叉感染風險。”有市民建議,防控工作走向常態化,離不開信息化手段的助力。如果“掃一掃”能夠代替登記,那么,從工作效率到登記效果,都會有質的提升。 現狀 公用紙筆很難次次都消毒 星巴克是本市較早復工的咖啡連鎖企業。昨天,記者來到位于右安門內大街的星巴克咖啡廳。就店內人員距離來看,這個店做得很好,顧客都是隔桌而坐,每張桌上擺著分散就座的溫馨提示牌,人數最多的一張桌子邊只坐了3個人,他們相隔一定距離正在聊天。 進門前,一名女店員上前首先給記者測量了體溫。之后,要求記者在一張表格上寫下個人信息,主要包括姓名、電話號碼。表格里,一句并不明顯的提示寫道:“如果顧客不愿意提供,則無需記錄。” 為降低交叉感染的風險,盡量少接觸公用物品已成共識。公用的紙和筆如何保證百分之百安全?聽了記者的詢問,該店員頻頻點頭說:“不止您一位客人向我們反映過這個問題,大家都很擔心交叉接觸。別說你們擔心,我自己遇到這個問題也很糾結,所以,每次做登記前,我都要給筆消毒。在填寫信息時,還要在統計表上墊一張餐巾紙,完事之后還要用酒精消毒。”店員說,疫情期間,很多客人都不接受這種接觸式的登記方式,考慮到大家的意愿,現在來店的客人如果不愿意是可以不用填表的。 雖然防護意識是好的,但是每當店里顧客多的時候,店員很難做得那么周全。 采訪期間,有兩名女顧客先后進店,在店員的要求下,她們分別在登記表上填寫信息,但兩個人均沒有對簽字筆的筆身進行消毒,而店內的工作人員忙于接待顧客也無暇顧及消毒環節。 問題 能如實填寫信息的人不多 在陶然亭路上,沿街有四五家飯館。在一家涮肉館門口,店家立了一塊白板,上面貼著疫情宣傳畫和二維碼,不遠處的茶幾上擺著一張登記表,旁邊有一支測溫槍和一瓶消毒酒精。一名服務員給記者測了體溫后表示,可以選擇掃碼登記,也可以選擇填寫紙質表格進行登記。 “填寫紙質信息也是為了便于管理。之前沒有健康碼的時候,我們就一直采用填表的方式。”翻開登記表前面幾十頁的登記信息,服務員告知記者,上級部門來檢查時會查看這個表。“都是哪些部門來檢查?”記者問。“食藥部門、工商部門、派出所……他們都會來檢查。” 登記表上寫著密密麻麻的人名和電話號碼,這些信息全部是核實有效的嗎?兩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我們要求顧客如實填寫,但是,沒有一一核對過信息的真實性。”她們說,之所以登記,也是為了以防萬一。顧客就餐期間是不戴口罩的,而且停留的時間較長,如果發生特殊情況,希望通過登記表可以迅速找到每個人。 手機號碼是11位,但記者填寫信息時發現,上一行顧客的手機號碼是10位數,再往前翻看,至少有兩個人的手機號碼也是10位數。另外,還有一名顧客的手機號碼因寫得太潦草,其中有兩個數字根本看不清。 類似情況也出現在其他城區。在通州區玉橋東路邊有一家蛋糕店,門口的桌上擺著一張統計表,進店后店員會測量體溫,但并不要求顧客填寫信息。該員工說,測過體溫是正常就可以不用填寫,有時候客人停留時間較長,她們會要求填寫。她還告訴記者,派出所的民警定期會來店內檢查這些表格信息。記者注意到,4月1日到27日期間,登記表上有78人填寫了信息。但是,多名顧客的電話號碼后幾位數字太模糊,以至于很難分辨清楚。 關注 紙筆登記給老人帶去便利 盡管存在一些問題,但用紙筆登記信息并非一無是處,這種傳統的登記信息方式確實給不少老人帶去了便利。 在白紙坊東街的一家民生銀行進門處,一名戴口罩的工作人員正在接待顧客。在她身邊的桌子上擺著一本登記冊、一個溫度計和一支筆,看到有人進來,她會立刻上前。記者詢問是否可以用掃碼的方式來做登記?工作人員說可以,但是掃完碼還要在冊子上登記體溫信息。她進一步解釋說,周邊居住的老年人比較多,他們來辦理業務的時候,為了便于登記信息和測量體溫,紙質登記表是最便捷的方法,如果用掃碼的方式反倒不方便。 “有不少老人不會使用手機掃碼,還有一些老人用的不是智能手機,根本沒法掃碼。” 為了讓更多人放心登記使用,該工作人員說,她們加大了消毒的頻次,如果有顧客不愿意使用公用筆,也可以自己帶筆過來。 為方便老人而保留紙質登記表的情況,本市其他地區也多有出現。在運河西大街附近的一家銀行,保安告訴記者,來銀行辦理業務的人都要測體溫、進門之前出示健康寶綠碼。但對于老年人,進門的要求就略有不同。考慮到一些老人用的手機不能掃描健康寶,銀行為老人們準備了紙質登記表。如實填寫、體溫檢測合格后就可進入。為了解釋清楚,另一名保安從兜里掏出一個屏幕很小、按鍵很大的手機說:“看!這樣的手機不能掃健康寶,就必須要填表。” 進展 部分街區正研發信息登記APP 就登記個人信息一事,記者致電西城區陶然亭街道辦事處。一名負責復工復產的工作人員表示,進店測量體溫、出示健康寶綠碼是必要的工作程序,但是,街道方面不強制商家進行顧客信息登記,這個工作由各店家根據自己的疫情防控情況具體安排。確實如商家所說,食藥、工商等部門會定期檢查店內的人員測溫記錄和個人信息,做這些登記是以防萬一,假如有進店的客人出現發熱等癥狀,可以第一時間聯系到同一時段進店的其他人員。這名工作人員同時建議,顧客在登記信息時,如果感覺不放心,可以要求店家對簽字筆等接觸物品進行消毒后再做登記,也可以讓其代為登記。 目前,不少大型商場和寫字樓有自己的研發力量,已經開發出屬于自己樓宇的電子登記系統,便于顧客進行無接觸式登記,但對于大多數小微企業,尚缺乏能力研發這類軟件,所以,只能采取這種紙質登記的方式。據悉,西城區目前正在研發一款名為“西城家園”的APP,其中一個作用就是為了解決接觸式登記的問題。 為了減少接觸,有市民建議,一方面商家可以讓測量體溫的工作人員代替顧客登記信息,避免顧客直接接觸紙筆;另一方面,使用紙質登記表的做法還是多數場所的選擇,所以,做好消毒工作就顯得尤其重要。 在采訪中,商家也紛紛表示,顧客應如實填寫個人資料,商家承諾保密,盡力消除顧客對個人信息泄露的擔憂。 您有什么意見建議,請點擊"黨報幫您辦"告訴我們,我們會盡力向相關部門反映!

    來源:北京晚報“我們日夜在聆聽”
    小區為方便停車而封了公共道路,行嗎?

    交了費,辦了證,下班到家卻還是找不到停車位,原因是被外來車輛“搶了地盤”。由于部分居民的車位被設在小區門口的潤芳北路上,外來車輛臨停甚至長時間停放的情況時有發生,這樣的問題一直困擾著豐臺區紫芳園小區的車主們。 近日,為了解決這一問題,停車場的管理方決定在該條自管道路兩頭增設抬桿。盡管是開發商自管道路,尚未移交市政,但潤芳北路除了供紫芳園小區業主通行外,還承擔著分流方莊東路社會車輛的任務。道路一封,業主不用再為“搶車位”發愁,卻也引來了其他通行車主的異議。當停車與通行的需求正面遭遇時,這一矛盾又該如何化解? (早高峰期間,不少社會車輛會將潤芳北路當做備選道路。) 社會車輛常借道小區門前路 昨天一早,記者來到潤芳北路東口,看到方莊東路南向北進城方向,在此左轉通行的車輛不在少數。短短5分鐘的時間里,就有20多輛車陸續駛入該條道路。市民王先生幾乎每天上班都要駕車由此通行。他告訴記者,自從方莊東路與成壽寺路相連的高架橋打通后,經由方莊東路左轉進入紫芳路再上二環的車輛便多了起來。 車輛通行增多,自然會給道路帶來更大的交通壓力。由于方莊東路雙向均只有一條機動車道,為了減少在方莊東路與紫芳路路口左轉等候的時間,不少車主會選擇繞行潤芳北路,躲避擁堵。王先生說,在潤芳北路提前左轉,等候信號燈的時間比較短,加之后續沒有更多的信號燈,所以,由此通行確實能省下不少時間。 早高峰時段的方莊東路與紫芳路路口,交通流量真有那么大嗎?記者為此進行了調查。在這個路口,每次南北方向的車輛有22秒的綠燈時間可供通行。即便算上駛入非機動車道等候的車輛,一個綠燈的時間能通過路口的車輛只有十一二輛。隨著信號燈變紅,用不了多久,后方駛來的車輛便會排起隊。由于早高峰等候時間較長,“借道”潤芳北路就成了不少車主的第二選擇。 那么,停車管理公司是否有資質對這條路進行封閉?封閉后周邊的交通壓力要如何緩解?對于在潤芳北路增設抬桿的做法,采訪中一些車主對此表達了自己的擔憂和質疑。“如果這條路今后立起停車桿進行封閉管理,估計以后每天在方莊東路與紫芳路路口等候左轉的車輛都會排起長隊。”王先生說。 (當紫芳路與方莊東路路口車輛較多時,不少南向北車輛會在潤芳北路提前左轉。) “蹭”車位讓管理方被迫出招 在探訪時記者看到,在潤芳北路東西兩側的路口處,都已砌起承載抬桿的水泥臺,臺子周邊的線路也已鋪設完畢。道路旁,負責停車管理的工作人員說,現在進行的是道路停車封閉管理的相關工程。預計不久后,抬桿和閘機的零件就位,整條道路就會進行全封閉管理。 據了解,這條三百余米長的潤芳北路道路兩側,共設有335個路側停車位。這些車位是經過正規備案手續后設立的,面向紫芳園一、二、三區居民開放,主要滿足周邊居民的停車需求。 在現場采訪過程中,小區部分車主對社會車輛由此通行表示理解,但開放道路帶來的管理難題,以及外來車輛長時間在此停放的問題,同樣也讓小區的車主們頭痛不已。 紫芳園三區的劉先生在潤芳北路的停車場辦理了車證。他說,這個停車場雖然是正規的,但沒有采用固定車位管理。加上停車場設在開放的道路上,車位被外來車輛占據便成了常態。“有時候下班回家,在這兜一圈都不一定能找到車位。不得已時,就只能把車橫在別人的車前,留下挪車電話,第二天一早趕快開走。” 對于外來車輛長期占位的情況,停車場的管理方也同樣有著自己的難處。該停車場的負責人表示,目前道路東西兩側正在加設的抬桿就是為了避免無證車輛占位情況的發生。“之前有不少車主也跟我們反映過這個問題,但無論打電話、留條通知還是讓管理員進行勸阻,都難以徹底解決這個問題。潤芳北路是一條開放道路,除了業主的車,還有不少社會車輛穿行,管理員對所有進出車輛檢查車證也不現實。所以,我們才引入了電子停車管理系統,目的就是對車輛進行識別,保證業主的車每天回來都能有地兒停放。” (如今,潤芳北路東西兩側入口處,電子抬桿的基座已設置完成。) 停車管理 不能一“封”了之 針對潤芳北路設立停車抬桿存在的爭議與質疑,采用何種方法才能做到停車、通行兩不誤?社區問題專家陳鳳山表示,根據北京市現行的相關法規,暫無規定能夠支持停車公司在道路上設置停車抬桿。而且,根據《北京市機動車停車條例》第二十六條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擅自在道路上和其他公共區域內設置固定或者可移動障礙物阻礙機動車停放和通行。 “停車公司這樣做的初衷可以理解,但做法欠妥。即便是安裝抬桿,后續究竟能有多少效果也不太好說。”陳鳳山建議,比起設立抬桿,將道路移交市政引入電子停車收費,或者在屬地相關部門的指導下成立居民停車自治組織,或許更能從根兒上解決這一問題。 “通過這兩種方法,既可以保證絕大多數居民停車的需求得到滿足,同樣也可以兼顧到一些社會車輛停放的需要。此外這兩種方法也不會對周邊車輛的通行帶來負面影響。” 您有什么意見建議,請點擊"黨報幫您辦"告訴我們,我們會盡力向相關部門反映!

    來源:北京晚報“我們日夜在聆聽”
    公園綠植一年一換有必要嗎

    “這個小公園的綠地每年冬天被‘剃頭’,光禿禿一片,而開春又種一撥新的。植物一年一換,養護是不是過于精細了?”家住東直門的市民劉先生反映,他經常去新中街城市森林公園散步,對比了不同季節的園林養護和景觀差異,覺得每年這么大面積的換新有些浪費。 從劉先生拍攝的照片看,該公園夏季和冬季的景象對比鮮明。去年夏季,公園里到處郁郁蔥蔥,蜿蜒的小路旁草木茂密,各色鮮花盛開。而到了冬季,大面積的地被植物被清理,綠地大多被理成了“板兒寸”,小路邊兩三米寬的地帶,為了防止揚塵,被苫蓋上了綠網。 資料顯示,2018年建設的新中街城市森林公園總面積一萬多平方米,公園建設突出城市森林理念,營造“近自然”生態景觀。地被植物主推鄉土野生品種,種植苔草、繡球、玉簪等地被植物和宿根花卉36種、22萬株盆,鋪設冷季型草坪600平方米。 4月16日,記者來到新中街城市森林公園,草木萌芽返青,一片生機勃勃。公園中央高大的喬木、布滿年輪的樹樁、干枯的枝干營造了一種森林的獨特氛圍。小路邊曾經被剃禿的區域已經補種了植物。從翻新土地和植物均勻的間隔可以看出,這些花草是新近種植的。記者又對比了市民提供照片上的幾處景觀特寫,發現植物品種已經發生了變化。 對此,公園管理方解釋稱,冬季清除草木的主要目的是防治病蟲害,植被過于密集容易滋生病蟲害,影響來年返青。 記者在海淀區的荷清園等社區花園也發現了同樣情況,山坡林木下的綠地上反復種植地被植物。綠化工人告訴記者,冬季需要把干枯的地被植物的枝葉全部清理,來年春天有些植物品種會更換,有些因為長勢不好,就會補種一些。更新的品種和比例,每年都不同。 園林綠化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為了凈化空氣、吸附塵土、防止水土流失,近年來園林中大量應用地被植物。一般公園綠地的地被植物應選擇那些適應性強、易于繁殖、觀賞效果好的植物。觀賞性花草需要精細化管理養護,才能確保其保持最佳狀態。為了達到最佳景觀效果,草本植物品種的確需要頻繁更新。而且樹木和草本植物生長條件天然不同,“水大了樹木受不了,水小了不耐旱的地被植物長不好,當然就出不了觀賞效果。其實頻繁更換地被植物是解決這種矛盾的權宜之計。” 記者手記 綠化養護別冷熱不均 “漫山遍野的藍紫色,浪漫極了!”近來一些郊野公園的二月蘭花海成為網紅打卡的景觀。這種不起眼的小花,因為適應性強,綠化效果好,令人驚艷。 這些年北京建設了越來越多的口袋公園、郊野公園、森林公園。不少公園都種植了類似二月蘭這樣的植物,養護措施相對簡單,雖然冬天呈現枯萎的狀態,春天來了自然而然就恢復生機了。 不同的公園,有不同的定位和需求,投入和管理自然也不同。園林部門可以根據公園的特點、自然條件和空間限制,選擇更適合北京氣候的鄉土植物,降低管理成本。有些公園綠化無需大范圍的人工干預、精雕細琢,因地制宜、構建自然生態的模式也有利于可持續發展。 一邊是居民反映空空的樹坑,光禿禿的河堤、枯萎的綠化帶,一邊是年年更新、精細養護、追求賞心悅目的園林效果。反差之大,令人感慨。 其實在市民眼里,相比公園里的花草,行道樹的綠化功能和對環境的作用更為實際,市民的需求也更迫切。園林綠化個案問題的背后,折射出道路或土地權屬、管理機制等問題,還反映出財政支持力度的懸殊。 不論是開發商甩鍋,還是歷史遺留問題,有些問題可以擱置,但植樹綠化問題,市民有些等不及了:“開春了,又是植樹的好季節,趕快把樹栽上吧。” 您還有什么意見建議,請點擊"黨報幫您辦"告訴我們,我們會盡力向相關部門反映!

    來源:北京日報“政府與市民”
    綠植枯萎,樹坑閑置,別忘了市民家門口的綠化

    春季是綠化養護的最佳時節,城市主干道上養護員們正在緊張忙碌,為剛剛經歷寒冬的樹木脫去“冬衣”換上“春裝”。不過,記者也接到不少市民來電,反映一些背街小巷或小區周邊道路樹坑閑置、堆積垃圾等問題,有市民呼吁相關部門別忘了這些居民家門前的道路綠化,讓春色灑滿城市的每個角落。 橫道溝西街 閑置樹坑變垃圾池 家住豐臺區文成建筑小區的劉先生向本報反映,他家附近的橫道溝西街上,有幾十個樹坑空著并未植樹,有的已經變成垃圾池,臟亂不堪。現在正是春季綠化的好時機,居民希望有關部門盡快把樹種上。 4月20日,記者來到橫道溝西街,只見三四百米長的道路兩側樹坑里沒栽一棵樹。建都家園小區在路北側,是去年入住的新小區。居民們告訴記者,去年入住時,開發商新修了路北的人行道,所以樹坑也是新挖的。但現在三四十厘米深的樹坑已然成了垃圾坑,里面堆積著破布、泡沫塊等垃圾,甚至還被扔進了一輛共享單車。有的樹坑里堆放著防汛沙袋,有的里面存有積水,有的甚至形成了高出地面的垃圾堆。 路南側樹坑閑置的時間更久,里面的渣土石塊幾乎把樹坑填平了。文成建筑小區的居民說:“樹坑空著至少已經有五六年了。”樹坑里除了雜物垃圾,還長出了野草。 記者沿著橫道溝西街向東到達成安路,該丁字路口附近三四百米長路段,也有一些樹坑是空著的。據不完全統計,這兩條路上共有80余個空樹坑,不僅沒有種樹美化環境,還堆積垃圾導致環境臟亂。 而后,記者聯系了東鐵匠營街道城管辦。據工作人員介紹,橫道溝西街開發商建好后一直沒有移交,所以綠化、路燈、保潔和停車管理等都沒有納入正常的市政道路管理。他們已經收到居民希望綠化的訴求,并聯系了園林綠化部門,近期將解決植樹問題。 潞西路部分路段 上百樹坑長野草 家住通州區潤楓領尚小區的業主向本報反映,在小區西側的道路兩旁,已經預留出來的樹坑閑置了好幾年,一直沒有植樹。每年業主們都盼著這條路的便道種上樹,讓道路兩旁增添一些綠蔭,讓大家夏季免受暴曬之苦。 4月21日,記者來到潤楓領尚小區西側的潞西路。只見便道上一米見方的樹坑內都是黃土,有的稀稀拉拉地長出了野草,有的抽出了灌木一樣的枝條。沿著該路段兩側便道各走了一遍,數了數預留的樹坑,總共有110多個。 令人不解的是,這段潞西路東側是一片上萬平方米的綠地,潤楓領尚小區西墻緊鄰這片綠地,圍墻內外都是綠樹成蔭。記者透過圍墻柵欄看到,小區里面也種了不少花草,郁郁蔥蔥。可綠地外側便道上的樹坑卻一直這么光禿禿的。據小區業主介紹,他們是2016年底入住的,三年多過去了,這些樹坑一直沒有種樹。 記者注意到,潤楓領尚小區南門外的興光三街馬路兩側已是綠樹成蔭,和小區西側的情況對比鮮明。 怡海花園東側 綠化帶里近半灌木枯萎 市民紀先生向本報反映,怡海花園小區東側路邊的綠化帶嚴重缺水,有些灌木和花草已經枯萎了。 4月22日,記者來到現場。這段綠化帶位于怡海花園東門和南四環輔路之間,緊貼著人行道和怡海花園的圍墻。整個綠化帶是由半米多高的灌木叢和低矮的草坪相間組成,種植著多種植物,綠化帶長約400米。 這個季節,京城到處都是春暖花開的景象。但是,這段綠化帶似乎長時間無人打理,草坪里雜草叢生,枯枝落葉遍地都是,還有一些垃圾也摻雜其中。綠化帶里面的黃楊灌木,有些萌發出了綠油油的樹葉,有些則是干巴巴的枯枝。近一半灌木叢已經枯萎,毫無生機。 此外,在怡海花園南門兩側,長達一千多米的南四環輔路綠化帶,雖然緊靠人行道邊上的灌木叢長勢較好,但里面的草坪已經被人踩出了兩條明顯的小道,無人管理的共享單車躺倒在草坪里。而人行天橋旁邊的井口已經塌陷,存在安全隱患。 通惠河灌渠 河堤被開墾成菜地 家住通州區次渠北里小區的居民反映,在小區旁邊通惠河灌渠東側的河堤,過去滿是荒草,可是近來不知被誰開墾為一塊塊菜地,地表土已經疏松,他們擔心雨季到來,影響泄洪。 4月20日,記者來到現場,只見通惠河灌渠東岸河堤已經被改造成一大片菜園。寬度大約七八米的堤岸地面坑洼不平,有的地方是低于地面的土溝,有的地方是高于地面的土崗,還有的地方是被土圍起來的菜地。有些菜地綠油油的,已經長出了植物,仔細一看有花生、蠶豆之類的小苗。有的菜地種植的小蔥、菠菜、青蒜等早春蔬菜,已經可以收割。 記者看到河堤上有人正在忙著耕種。一位老人用兩個桶從通惠河灌渠里面打水,澆到已經挖好的溝里。老人說,溝里已經發了芽的是蘿卜,要打籽用的。在北邊一片荒地里,一位男士正在清理雜草,其中有的地方挖了幾個坑,上面用塑料薄膜罩著,他說里面正在繁殖白薯秧,等秧長好了,這塊地方也整理出來了,到時候可以種上一片白薯,秋天就夠自家吃了。 記者驚訝地發現,就連臨近水面的護坡也被利用起來,整理得像“梯田”一樣,一層一層整齊地種上了菜苗,看起來相當專業。 通惠河灌渠東側河堤上開墾的菜地總長七八百米。次渠北里小區居民趙先生告訴記者:“這條灌渠以前的作用是灌溉,現在雨季泄洪。如果河道堤岸的土質松動,下大雨時會造成水土流失,護坡損壞,影響泄洪。希望水務部門加強管理,制止隨意開墾,綠化河堤,保證雨季河道的安全。” 您有什么意見建議,請點擊"黨報幫您辦"告訴我們,我們會盡力向相關部門反映!

    來源:北京日報“政府與市民”
    這小區快遞不用下樓取,管家直接送上門

    “兩大桶桶裝水和一個外賣餐食都送到了家里,確實挺麻煩的,微信發的紅包一定要收下!”4月21日,住在海淀區遠中悅萊小區的居民張女士,為了感謝送快遞的物業公司客服部員工張偉,給他發了一個紅包,卻被對方拒收了。張偉說,疫情期間,為居民送快遞是應該做的,紅包和現金可不能收。 疫情暴發以來,全市居民小區統一實行封閉管理,快遞員和外賣小哥都不允許進入小區,社區工作人員和物業公司員工便承擔了送件上門的服務。“目前,小區有多名返京人員正在進行居家隔離,他們的快遞和外賣都由每棟樓的管家負責送到家門口,尤其是外賣餐食,我們收到后立即派送,盡量不耽誤居民就餐。”小區管理方遠悅物業公司負責人劉巖說,管家除了處理日常的工作外,每天平均要花費5小時送快遞,全小區所有居民的快遞都不用自己下樓取,全部送貨上門。 據了解,每天上午10點開始,各個樓的物業管家就開始送快遞。為了提高效率,他們用手推車裝滿一車后從頂層開始逐層往下送,一直送到中午12點左右。下午4點多鐘,管家們又開始送快遞,直至將當天的快遞全部送完為止。 “如果下班以后,業主點了外賣,給我們打個電話,我們也會派值班人員送上門,總之,疫情期間,我們盡可能滿足居民的需求。”張偉說,剛開始的時候,管家只負責給隔離人員送快遞,但是后來為了最大限度地減少人員之間的接觸,他們決定將所有居民的快遞全部送上門。 據了解,社區居委會的工作人員同物業公司工作人員一道,盡力幫助居民解決身邊的急事和難事。有些隔離居民家里有學生,需要打印學習資料,工作人員會幫其打印好送到家門口;有的居民電腦需要安裝軟件,懂計算機的工作人員還會主動上門服務。 您有什么煩惱,請點擊"黨報幫您辦"告訴我們,我們會盡力向相關部門反映,盡快為您排憂解難!

    來源:北京日報“政府與市民”
    壩河邊露天燒烤“安營扎寨”,煙熏味幾百米外都能聞到

    春暖花開,結伴外出游玩的市民多了起來。近來本市多部門紛紛提醒,疫情尚未結束,踏青賞花時,要盡量減少聚集,但有市民向記者反映,每到周末,朝陽區壩河邊就有不少人聚集,搭帳篷、垂釣、燒烤,煙味熏人,垃圾亂丟,還有人不戴口罩。 根據市民提供的線索,4月18日周六,記者來到朝陽區管莊路旁的壩河邊,一探究竟。 岸邊燒烤點密集煙霧繚繞 在東壩地區的管莊路西側,有一個名叫華翰福園的新建小區,小區北側就是東西走向的壩河,水流潺潺,兩岸綠樹成蔭。河南岸的小路兩側樹林里停著幾輛汽車,順著小路往西走,記者看到河兩側岸邊有不少人在垂釣。走了百余米,樹林里停的車越來越多,其中有兩輛車的后備廂敞開著,有人把成箱的啤酒、礦泉水和大大小小的塑料袋拿出來,一名男子還從后備廂搬出一張一米多長的折疊桌。關上后備廂,這些人下坡向河邊走去。 河邊的樹林里早已有不少人席地而坐,三五成群地正在燒烤、喝酒,笑鬧聲此起彼伏。其中有一家人在樹林間搭了一個帳篷,旁邊支著一張桌子和一個燒烤爐,一股股青煙躥起來,飄散開去。不遠處的一個土坡頂上,也有七八人“安營扎寨”,帳篷邊上幾個孩子正在追逐打鬧。 記者沿河繼續走了一百多米,拐了個彎,眼前的場景讓人大吃一驚。路邊停著數十輛車,已經沒有空余的車位,河邊一處平坦的空地上,四五十人正聚集在一起,地上鋪著五顏六色的餐墊,空地上搭著四五頂花花綠綠的帳篷,人聲嘈雜不亞于菜場,一股股油煙從人群中升騰起來。 幾名年輕人正隨著外放的音樂舞動。在他們身邊,兩只大狗正在撒歡兒。一名在河邊釣魚的老人告訴記者,上午10點多他到這里的時候,已經有人在河邊扎帳篷了,但人還不算多,到11點的時候,又來了很多人,路邊都沒地方停車了。老人說,經過整治的壩河環境變美了,這段時間,每到周末就有很多人來玩,平時也有,但是沒有周末多。 人員密集大多不戴口罩 接近中午12點的時候,一輛越野車停在樹林里,車上下來一家四口,他們摘了口罩,從后備廂陸續拿東西。下到河邊后,他們選了一塊平坦的地面,擺上帶來的東西后開始聚餐。相距三四米的地方,是另外幾個游客,大家都沒有戴口罩。 記者先后看到三撥兒游客下車到河邊,一邊聊天一邊吃東西,基本都沒戴口罩。有兩個小孩在人群中來回奔跑,也沒有戴口罩。有游客呼吁,疫情期間,在戶外空曠地帶,如果說一家人不戴口罩還可以理解,但是幾十人聚集在一起,互相不認識,彼此的距離又這么近,防護還是很有必要的。 河邊一片樹木較多的空地上,樹與樹之間連著幾個吊床,游客悠閑地躺在里面。一名男子正在搖晃躺在吊床里的孩子,隨著吊床的晃動,樹枝不停地搖擺。 順著壩河往東走,在管莊路的東側幾百米處,河邊也有人在燒烤,只是這里的人相對較少。一名釣魚的小伙子正在收拾魚竿,他告訴記者,游客說話的聲音太吵了,魚不上鉤,他要換一個地方。 城管隊員現場勸誡不易 采訪期間,記者遇到兩名來此巡查的城管執法隊員,他們站在正在燒烤的幾個年輕人面前,告知他們這里不允許燒烤,但這幾個人不予理睬。一名正在燒烤爐上烤串的男子一臉不屑,還不停地招呼伙伴們吃東西,燒烤的油煙四處飄散。直到記者離開時,城管執法隊員還在耐心地勸說。 其中一名城管隊員告訴記者,河邊風景很好,近期吸引了不少市民來游玩。但按照相關規定,這里不允許露天燒烤,第一是燒烤容易引起火災,第二是燒烤的油煙污染環境,所以必須予以制止。 (城管隊員勸說正在河邊烤燒的游客) “河邊燒烤的人這么多,都要去勸阻嗎?”記者問。該隊員非常肯定地說:“都要勸,查完這個地方,我們還要順著河邊往里走,對燒烤的違法行為進行勸誡。” 一名經常在一線執法的城管隊員告訴記者,個人戶外燒烤沒有排煙凈化處理裝置,燃燒的炭所產生的煙會造成大氣污染。另外,春季干旱少雨,容易引發火災,野外不允許有明火。《大氣污染防治法》明確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在當地人民政府禁止的區域內露天燒烤食品或者為露天燒烤食品提供場地。在當地人民政府禁止的時段和區域內露天燒烤食品或者為露天燒烤食品提供場地的,由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確定的監督管理部門責令改正,沒收燒烤工具和違法所得,并處五百元以上兩萬元以下的罰款。 記者當天離開的時候已是下午一點多鐘,在距離密集燒烤點兩三百米處的管莊路,依然能聞到陣陣燒烤的煙味兒。 您有什么意見建議,請點擊"黨報幫您辦"告訴我們,我們會盡力向相關部門反映!

    來源:北京日報“政府與市民”
    青龍湖西岸早已開放,東岸至今閉園,游客蒙圈

    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漸成常態,各行各業復工復產穩步推進,各類公園、健身場所也漸次開放。最近,記者多次接到市民反映,青龍湖公園東岸閉園兩個多月至今未開放,而與之一湖相隔的西岸早已開門迎客。 同一疫情防控形勢下,東岸開門西岸不開到底為啥?記者了解到,很多游客對青龍湖公園的定義有誤區,他們約定俗成地把青龍湖水域附近的公園統稱為“青龍湖公園”。但事實上,6000畝水域的西岸是青龍湖水岸濕地公園,歸屬房山區管轄;東岸才是青龍湖公園,歸屬豐臺區管轄。目前,東岸青龍湖公園已提交了復工申請,開放指日可待。 青龍湖東岸 “一周來了4趟,公園都沒開門” “天氣好時,公園東門前的廣場上,放風箏的有上百人。大家都很關心公園什么時候能開。”最近,家住王佐鎮怪村的王女士反映,青龍湖公園東門自新冠肺炎疫情暴發關閉至今,而青龍湖西岸早已開園,只是從湖東至湖西,需要繞湖近8公里,費時又費力,大家都盼著家門口的公園早日開門。 昨天,記者驅車一路向西,經京昆線轉入西六環,出青龍湖出口左轉來到青龍湖公園東門。中午12點半,大風狂吹,但公園門前仍有不少居民在散步、遛娃、放風箏。一對夫婦抱著一個小男孩,孩子扒著公園的兩扇鐵柵欄門向園內看,被催促幾次也不舍離開。“我從3月20日起就等公園開門了,曾經一周來了4趟,公園都沒開門。”孩子父親說,公園內的水域面積這么大,只要管控手段得力,完全可以防止游客聚集。 等待公園開門的居民真不少。坐在路邊看風箏的一位老人說,天氣好時,路兩側會有很多小商品攤兒,多是賣風箏的,也有賣礦泉水和零食的。來的游客都是拖家帶口開車來的,見公園沒開門,他們很是掃興、失望。她也經常被游客們問公園什么時候能開門,“我也不知這個問題該問誰。” 大風吹過,天空湛藍。記者現場看到,青龍湖公園東門上的人字形屋頂分外紅艷,“青龍湖公園”5個金色大字下,兩扇鐵柵欄門上著鎖。大門左側的墻上掛著“北京市一級公園”、“AAA國家級旅游景區”等牌匾。右側是公園售票處、電子票兌換處。因為閉園,售票窗口緊閉。 青龍湖東岸,公園大門緊鎖。 公園大門上貼著一紙“公告”,內容主要是因近期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為配合上級部門做好疫情防控工作,自1月24日起,青龍湖公園閉園暫停對外開放,“具體開園時間另行通知。” 記者在青龍湖公園東門采訪期間,多名游客來了又離開。他們向記者反映,“關門都快3個月了,公園西門早就開放,為什么東門不開?”“現在很多公園、甚至體育場都開放了,外出交通、購物、就餐,大家也基本養成了保持‘一米線’安全距離,如果公園能進門測溫、登記并做好人員疏導,即使開門,也可有效防控新冠肺炎疫情。” 青龍湖西岸 測溫后有序入園 處處有防疫提示 既然走青龍湖西岸大門可進入湖區游覽,游客們為何不從西門進入?“公園東門距離水岸最近,走西門得多繞行七八公里。”附近居民吳女士說。 青龍湖西岸開放情況怎樣?隨著導航指引,記者驅車由山湖路進入良三路,經閻呂路來到青龍湖西側大門外。確實如居民所說,這次沿青龍湖北側繞湖,記者耗時15分鐘,行程將近8公里。導航地圖顯示,若走環湖南線,也有6公里的路程。 從青龍湖東岸繞至西岸,需行七八公里。 青龍湖西側大門外,停車場已停滿私家車。路邊,一塊巨大的景觀石上寫著“青龍湖水岸濕地公園”。由此東行百余米便是公園大門。門外,一工作人員戴著口罩、握著體溫計為進門游客挨個測體溫,登記游客信息。該公園平時游園時間為:夏季自5月1日至9月30日,早6時至晚21時;冬季自10月1日至次年4月30日,早6時30分至20時。而在疫情期間,該公園的開放時間為7時至19時。“開門晚半小時,關門早一小時。”游客孟女士稱。 青龍湖西岸,公園開門迎客,工作人員在為游客測體溫。 經過測溫、登記,記者進入公園大門。只見道路左側楊柳依依,銀杏金槐以及林下的二月蘭,像一片片彩帶渲染眼前。一條甬道,隨地勢鋪展在林與水之間。道路右側便是浩渺的湖水,藍天倒映在水中,一湖碧水被染成湛藍。水面上躺著片片睡蓮,風吹起,揉碎一湖碧波。 湖面上鋪展著睡蓮,大風吹皺一湖碧波。 甬道上、林間、湖邊,以及林間體育設施上,不少游客戴著口罩正在拍照。“要是有別的游客過來,我們就主動撤一步。只要注意,就不會出現聚集的情況。”來自海淀區的陳先生說,“拍照拍得投入的時候,有時也會忘這些防疫要求,但是你看這‘提醒’,時時處處提醒著,‘戴口罩,別聚集’。” 陳先生所說的“提醒”,正是公園方為防控疫情所制作的“溫馨提示”。“盡量減少在公園逗留時間”“戴口罩 講衛生”“防控疫情,我們在一起。”這些“溫馨提示”藍底白字,隨著景致的變化張掛在公園內每一處顯眼的地方。 回應 此“青龍湖”非彼“青龍湖” 其實,不止普通游客會混淆兩個公園的概念,住在公園附近的一些居民,有時也鬧不清哪里是“青龍湖公園”,哪里是“青龍湖水岸濕地公園”。畢竟,這兩大公園“共享”同一水域。在地方居民眼中,他們把這一大片區域都叫“青龍湖公園”。記者了解到,因地處豐臺、房山交界,水域的東部區域為青龍湖公園,由豐臺區王佐鎮管理;西部區域為青龍湖水岸濕地公園,由房山區管理。實際上,中間這片6000畝的水域也有“官名”——崇青水庫。它是北京西南最大的“一盆凈水”。 記者看到,在一個網絡購票平臺上,青龍湖公園就“購買電子票”進行提示,告知游客在輸入“青龍湖公園”購票時,應看清公園地址為“豐臺區王佐鎮怪村地域”。 “一年四時,就春天短,‘呼啦’就沒了。”問起青龍湖水岸濕地公園在疫情期間開放及居民游園情況,房山區一相關負責人指出,位于湖西岸的青龍湖水岸濕地公園,同位于東岸的青龍湖公園性質不同,“那邊是收費公園,居民進公園得買門票,其余水上游樂設施,玩一次收一次錢。這邊是免費游園,前來游覽休閑的不僅是居住在青龍湖附近的居民,也有來自其他地方的游客。公園已開放一個月,在游園的同時,嚴格執行戴口罩、不聚集等游園規定,這樣才能最大限度降低新冠肺炎感染風險。” 由豐臺區王佐鎮負責管理的青龍湖公園何時能開園?昨天,記者致電青龍湖公園管理方。一工作人員回應稱,何時開園須等上級通知。記者再三追問,“上級是誰?”“你問下王佐鎮吧。”該工作人員稱。 王佐鎮政府一位負責人表示,為防控新冠肺炎疫情,青龍湖公園關閉至今沒開園。“關閉也是基于防控疫情,因為公園內有很多水上娛樂設施,擔心出現聚集。目前,我們已收到青龍湖公園提交的復工申請,公園開園工作已提上日程。” 您還有什么意見建議,請點擊"黨報幫您辦"告訴我們,我們會盡力向相關部門反映!

    來源:北京晚報“我們日夜在聆聽”
    子女復工后老人用餐難,老年餐桌啥時候能重張

    “我們盼著社區內的老年餐桌能盡早恢復供應。”近日,家住朝陽區的程先生向記者反映,隨著全市有序推進復工復產,他已經開始正常上班了,無法再像居家辦公時那樣能夠照顧老人的一日三餐。他希望社區老年餐桌能盡早開放,為家中老人提供送餐服務。 在疫情聯防聯控“全市一盤棋”的大背景下,1月27日,北京所有養老機構開始實施封閉式管理。與老人有關的到家服務、上門服務,也自那時開始按下暫停鍵。如今,近三個月過去了,為老服務機構目前整體情況如何?市民對居家養老服務有何需求?在老年餐桌暫停對外服務的這段時間,社區如何另辟蹊徑解決居家老人的用餐問題?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 (北京一小區內,養老照料中心貼出暫停接待的通知。) 為老服務暫停 老人難家人愁 要是擱以前,照顧年過七旬的獨居母親,程先生覺得自己完全沒有問題。 雖然平時工作很忙,但每到周末,他都會回到母親家中給老人做飯、洗衣、打掃衛生。“我母親身子骨還算硬朗,平常自己上下樓、遛彎都不成問題,就是上了年紀,記憶力變差了。”有一回,老人做飯時接了一個電話,結果就忘了關火,直到鍋燒糊了她才想起來。類似這樣的情況發生過不止一次,所以,程先生就不太放心讓老人再開火做飯了。除了周末自己來照顧,他還會借助周邊的老年餐桌幫母親解決日常的用餐問題。 “我家小區旁邊的這個老年餐桌特別好,價格親民,菜品的種類也很豐富。每天兩餐,工作人員都能幫忙送到家里。再加上我提前買好的熟食、小吃,老人平日里的用餐不成問題。”但隨著疫情防控的需要,老年餐桌關閉了,如今,程先生復工了,但老年餐桌還沒有恢復營業,如何解決母親日常的用餐問題,著實讓他犯愁。 程先生說,前段時間他居家辦公,可以騰出時間照顧老人的一日三餐。現在每天都要去單位上班,為了讓母親吃飽吃好,他只能盡可能一次多做點放在冰箱里,讓母親每天用微波爐熱了吃。“這段時間,我一直關注老年餐桌的消息,時不時還會打電話問問。但是一直沒有等到好消息。工作人員在電話那頭很客氣地說,他們很體諒我的難處,但畢竟還沒有接到正式通知,他們也必須要遵守防控要求,不能擅自開門營業。” 和程先生一樣盼著為老服務機構盡快重張的,還有家住豐臺區的王先生。“我家的老人處于半自理狀態,之前一直靠保姆照看。春節前保姆返鄉回老家了,最近暫時也沒有回來的計劃,我和我愛人從春節一直照顧老人至今。”王先生說,盡管照顧父母都是兒女應盡的義務,但復工后,他和愛人的工作開始忙起來了,而且至今也沒能找到合適的保姆,“要是養老驛站能夠開門,把老人送去住兩天,既可以讓我們喘口氣,也能騰出時間讓我們專心去找保姆。” 老年餐桌正在等待解封通知 和“日托”的需求相比,記者調查了解到,老人三餐問題是當下一些家庭最迫切需要解決的事。除了老年餐桌,其實疫情之前,很多養老驛站也為社區老人提供送餐到家的服務。但是,這些為老服務項目目前仍然處于暫停狀態。 張先生是豐臺區一家養老驛站的負責人,他告訴記者,驛站的工作人員已經返京,目前都在居家辦公。“我們之前接到市民來電,希望能提供送餐或上門服務。但是,就目前情況來說,什么時候能恢復服務,仍需等待有關部門的通知。” 記者又分別撥打了朝陽區、豐臺區、大興區多個社區養老驛站及老年餐桌的電話,都被告知尚未恢復營業。一名工作人員說,他們養老驛站里的大多數工作人員都已經返京并解除隔離了,只要上級部門一聲令下,即可恢復服務。北京一位民政系統的工作人員表示,作為疫情防控工作的重中之重,為老服務機構被納入了全市的防控總體安排中,目前尚未有具體的解封時間。 (北京某小區,養老服務驛站封閉營業,但對確有困難的老人仍可提供送餐及部分居家服務。) 為老服務機構復工期待政策扶持 市民對于老年餐桌、養老驛站等為老服務需求強烈,那么,疫情期間一些參照養老機構封閉管理的為老服務項目目前情況如何?未來想要恢復正常運轉還面臨哪些困難? 豐臺區某養老驛站負責人張先生告訴記者,這次疫情對養老驛站的影響主要體現在收支不平衡上。“現在,驛站多數服務都處于暫停狀態,但人力和房租成本的支出卻沒有降低,這對我們后續逐步恢復經營會造成不小的壓力。” 北京天喜百家餐飲有限責任公司負責人愛女士,有著多年老年餐桌管理經驗。她告訴記者,疫情發生后,自己公司經營的老年餐桌也根據有關部門的要求,暫停了全部堂食和絕大多數的送餐服務。“在和街道、社區溝通好的情況下,我們的老年餐配送中心會為有需求的獨居老人及五保戶提供送餐服務。即便是送餐,我們的工作人員也只會將餐品在約定時間送至小區門口,再由社區的工作人員進一步轉送。” 愛女士表示,這次疫情勢必會對養老行業造成一定影響。養老服務機構解封雖然尚無具體時間,未來一旦接到封閉解除的通知,如何能第一時間為老人恢復供餐,其實也是一件很有難度的事。“就拿我們公司來說,為了保證能在第一時間為老人恢復供餐,我們已經提前召回了不少工作人員,為后續的返崗復工做準備。”這部分員工的開銷目前都是由公司來承擔,這也對公司的經營造成了不小的壓力,愛女士表示,將來機構恢復正常營業后,她盼望能夠有相關政策出臺,為整個養老產業打上一劑“強心針”。 另辟蹊徑 永寧鎮孔化營村 暫停堂食不停業 黨員化身送餐員 疫情防控期間,延慶區永寧鎮孔化營村采取了封閉管理措施,老年餐桌也因此暫停堂食服務。一方面疫情防控任務重,另一方面,村內部分老人面臨用餐困難。于是,孔化營村黨支部書記梁志鑫產生了送飯菜上門的想法。 “我們一直關注著疫情,也琢磨著如何解決村里老年餐桌的供應問題。區里做了相關疫情防控部署之后,我們就行動起來了。”梁志鑫說,孔化營村有16位老人存在用餐難題,從1月24日起,村里的老年餐桌決定改變供應模式,老人們不再集中用餐,工作人員會將食物打包,送至村中由老人領取。為了送餐及時,村兩委的基層黨員們紛紛行動起來變身送餐員。 “原來是每天上午9點和下午6點送兩餐。從3月1日起,我們執行三餐標準,早上8點、中午11點半、下午5點半各為老人們送一次餐。”梁志鑫說,為了保證安全,送餐人員每天從家到食堂再到送餐點,都是“三點一線”,盡量減少接觸。 作為孔化營村老年餐桌的負責人,高宏富從春節至今一直在為老人備餐忙碌著。老年餐桌暫停了堂食,他卻比以往更忙了。“為了保證飯菜的溫度以及面食的口感,我們餐桌的工作人員全都動員了起來。每次會分成幾撥送飯,保證飯菜在最短時間內送到老人手中。” (永寧鎮孔化營村,工作人員正在為老人打包當日的午飯。) (工作人員正向老人分發當日午飯。) 除夕有餃子、正月十五有元宵,立春當天有春餅……從餐品的種類上不難看出,送上門的餐食一點也不馬虎,節日該有的民俗食物一樣不少。平時每天的餐食就更不用說了,基本不會重樣。“疫情期間,大家在家里待得久了,對飲食反而有更高要求,我們也會想辦法盡可能為大家多做一些花樣。”梁志鑫說。 海淀街道友誼社區 家有芳鄰幫忙 滿足老人“剛需” 全市一些為老服務機構基本都暫停了,如果子女長期不在身邊,一些老人靠自己很難解決一日三餐問題。面對這部分有“剛需”的老人,海淀街道友誼社區通過鄰里相助,幫老人解決生活難題。 中午12點,家住友誼社區的王女士手里端著一份盒飯,輕輕敲開了鄰居張奶奶家的大門。“奶奶,今兒咱們吃炸蝦排、炒春筍,您看行嗎?”“可以可以,謝謝姑娘。”張奶奶樂呵呵地接過盒飯后,慢慢坐在餐桌邊吃了起來。自從半個多月前決定為張奶奶做飯后,王女士每天都會將精心備好的飯菜按時送到張奶奶家。 據友誼社區居委會黨支部書記楊世萍介紹,張奶奶今年87歲,女兒長期在國外,疫情期間老人不敢出門,用餐就成了她每天面臨的最大難題。“當初,為了解決老人的用餐問題,我們和王女士在內的不少熱心鄰居想了很多辦法,但都不好用。點外賣,怕老人吃不慣;代買食材,老人自己又沒法做。” 在多次商量后,既熱心又有一手好廚藝的王女士擔起了為老人做飯送餐的任務。“老人確實有困難,我作為多年的鄰居,這個時候搭把手,義不容辭。”王女士說,樓院里住著的老人不少原來都是同一個單位的職工,幾十年下來,有了很深的感情。 為了讓老人在疫情期間過得踏實,除了王女士每天送餐外,社區居委會的黨員也會定期來到老人家中,幫老人檢查身體。 您還有什么意見建議,請點擊"黨報幫您辦"告訴我們,我們會盡力向相關部門反映!

    來源:北京日報“政府與市民”
    顧客要才給,與私筷混淆,“公筷行動”請快點行動

    “餐桌上沒有擺公筷公勺。”4月12日,李先生致電北京12345熱線及記者,反映其到一家餐館吃飯,發現店內張貼的就餐規定很齊全,但幾乎沒按要求做,“點了5個菜,只有兩個菜里放了公勺,其它3個菜都沒放,也沒擺公筷。”近日記者多次接到讀者電話,反映一些家常菜館或是中小規模的飯店,沒有提供公筷公勺。不少消費者建議,餐館應將公筷與私筷明顯區別開,以防止使用時造成混淆。 為最大限度地降低疫情傳播風險,保護市民舌尖上的安全,3月10日首都文明辦發布《公筷行動公約》,倡導市民使用公筷。多個行業協會也聯合餐飲商家發出了相關號召,以此防止食源性疾病傳播。一個多月來,餐飲門店陸續復工開業,推行公筷公勺狀況如何?記者在多個知名商圈進行了探訪。 國瑞城 家常餐館顧客要了才給 4月13日18時20分許,在位于地鐵崇文門站東南側的國瑞城購物中心西門處,記者看到便宜坊烤鴨店擺在樓門前的一塊告知牌,上寫著“正常營業 堂食用餐 十重安心”。記者了解到,“公勺公筷”是該店推出的“十重安心”舉措之一。在“公勺公筷”文字下方,還寫著“安全用餐 避免交叉”。 進入大樓,迎面是“請您與他人保持1米距離”的提示,以及要求進入人員測溫、配合大廈工作人員登記等相關要求。樓內擺著紅外線測溫儀,門口放了一張桌子,一名工作人員戴著口罩、穿著防護服坐在桌后,為記者測溫、驗看健康碼并登記相關信息。經過一番嚴密檢查,記者終于來到便宜坊烤鴨店門口。 “公筷公勺擺上桌,分餐進食好處多”,一張大型宣傳牌掛在餐廳大堂里,左側還掛著“今日已消毒”的小黑板,下面用粉筆寫著當日日期。 “自疫情以來,我們就擺上了公筷。”餐廳一服務員告訴記者。餐廳內擺著一些方桌,鋪著白色桌布,對角放著碗盤勺筷等餐具。 “哪個是公筷?”記者問。“這雙。”服務員指著一雙黑色筷子說。記者看到,該份餐具內還擺有一雙筷子,兩雙筷子看上去大體一樣,只不過內側一雙筷子的頂端處,鑲有一圈金屬環。 “這兩雙筷子看起來幾乎一樣,怎么分辨呢?” “這個是公筷。這兒也有一雙。”在該名服務員的指點下,記者看到餐桌另一邊也擺有一個小盤子,盤內有兩把湯勺、一雙筷子,這雙筷子是頂部未鑲金屬環的普通木筷。 經細心對比,記者發現餐桌上鑲有金屬環的筷子共兩雙,未鑲金屬環的筷子有3雙。該張餐桌可供兩人就餐,消費者可據此推斷,未鑲金屬環的筷子為公筷。“公筷私筷不太能分清吧?”記者有些擔心。“我們會提醒消費者使用的。”該名服務員說。 18時40分許,記者來到國瑞城購物中心3層,這兒會聚著來自四川、南京、香港等各地的美食。南京大牌檔以金陵美食為特色,很受消費者歡迎。大排檔門口貼有要求消費者配合檢測體溫并出示“健康寶”的要求,張貼著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招貼畫,并標明該店拒絕未戴口罩人員進餐,也不承接群體性聚餐。不過,在這些或禁止或提示的信息中,記者未能找到店內擺放有公筷公勺,或是倡導使用公筷公勺等信息。 餐廳內已有多桌客人在用餐。記者留心查看發現,除了客人自己正使用的筷子,餐桌上并沒有其他筷子。 “餐廳安排公筷了嗎?”記者向一名服務員詢問。“什么公筷?”該服務員顯得有些意外,記者向其解釋后,他搖頭說,“沒有。” 自該家餐廳向前,記者一連詢問了10余家餐廳,均未找到有關公筷公勺使用告知。但問及餐廳服務人員,他們大多回應,“有,沒擺上桌。”“如果客人需要,就給提供。” 國瑞城G層也會聚了多家餐飲商鋪。記者走進一家經營魚火鍋的餐廳,看到已有多桌客人正在就餐,記者挨個餐桌查看,未發現餐桌上擺有公筷。 “餐廳提供公筷嗎?”記者詢問。一名服務員回答說,“我去給您拿一雙。”當記者接過這雙公筷時發現,它和記者手里使用的筷子一樣。 方莊美食街 公筷推廣尚缺氛圍 在北京南城,位于豐臺區的方莊美食街遠近聞名,數十家餐館品牌店林立。 4月14日19時,夜幕下的方莊美食街霓虹閃爍。在一家知名火鍋店北門,消費者已經排起長隊。記者跟在隊尾緩慢向前移動。排隊、掃健康碼、測溫,在經過一系列防疫檢查之后,記者進入火鍋店的旋轉樓門,迎面便看見墻上掛著一張專門為宣傳公筷公勺使用而特制的電子公告牌:黃色的LOGO下,一紅色餐盤上放著一雙原色木筷,餐盤左側寫著:“公筷涮菜 公勺舀湯 放下顧慮 撈起安心”。電子公告牌上方顯示著消費者等號順序,百余桌消費者正在等候進餐。 出了火鍋店,記者沿著方莊美食街一家家店面查看,發現多家餐館大門及墻壁上貼有相關部門針對疫情防控發放的多項通知,以及店方對消費者的溫馨提示,卻未發現有關公筷公勺擺放及使用的相關信息。 在接受體溫檢測后,記者進入一家標有“24小時營業”的家常菜館。為落實“一米線”要求,每隔一張餐桌,店方就用透明膠帶將餐桌與沙發座椅粘在一起,膠帶上還貼有“一米線外就餐”告知書。店內已有幾桌客人就餐,記者觀察發現,這些餐桌上并未擺放公筷。 平谷新平南路美食街 有餐館呼吁特設公筷防混淆 自疫情暴發以來,平谷區至今未發生一例新冠肺炎病例,被網友譽為“世外桃源”。眼下,“五一”小長假在即,預計屆時平谷區22萬畝桃花林將迎來游覽高峰。該區內的餐飲行業是否已復工開門并做好疫情防控與迎接游客的準備?其公筷公勺推出及使用情況怎樣?4月15日中午,記者來到位于新平南路兩側的平谷區美食街探訪。 在新平南路與西寺渠中路交叉口東南側,記者進入一家掛有“芙蓉小鎮”牌匾的餐館,一張寫有“放心聚會行動”的告知書張掛在餐館門前,告知書顯示該家餐館消毒殺菌不留死角,消費者可透過玻璃監督后廚餐品制作以及食材來源可追溯等內容。該告知書內,明確列有“公勺公筷公叉 安全用餐 避免交叉”等內容。透過一排玻璃,記者看到后廚內有幾名廚師正在煎炒烹炸,餐廳墻上還掛有一塊“平谷區餐飲商會理事單位”的金色牌匾。 “估計這條街上我們是第一家根據菜品提供公筷公勺公叉的餐館。”一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家餐館剛剛復工,已連續接受食藥監、城管、衛生等相關部門的檢查。 該家餐館負責人解釋,“檢查很細,還說提倡擺放公筷公勺。”記者發現餐桌上擺放著一白一黑兩種樣式的筷子,“這是為了區分公筷和私筷,以免顧客拿混了。我們還準備專門制作一種公筷,上面刻上LOGO,并寫上‘請把我帶回家’,鼓勵顧客把公筷帶回家,家庭用餐也使用公筷。”該家餐館負責人說,店內之所以能率先擺上公筷,一是因為監管部門有“提倡”,二是因為他獲知在安定門中糧置地廣場一家悅融精致京菜早就推行公筷和分餐制,“我們也趕緊學習先進經驗,根據菜品擺放公筷公勺。” 該負責人表示,一雙公筷對于餐館而言并不會增加多少成本,相信每家餐館都有實力備上容易區分的公筷。 在美食街兩側,記者發現多數餐館已復工復業,卻沒再發現有餐館掛出推行公筷公勺的相關信息。一名餐館老板告訴記者,他看新聞,也聽管理部門提到倡導使用公筷,但目前還沒有擺上桌,“我想等客人要時,給他們提供就行了。” 對話 推廣公筷是餐飲企業的社會責任 餐飲行業如何推行并引導消費者使用公筷公勺?記者就該問題采訪了北京市創業導師、有著25年餐飲行業經營經歷的孟三林。 記者:公筷公勺目前在餐飲行業推行情況怎樣? 孟三林:據我調查了解,目前公筷公勺推行,高端餐飲企業比較主動積極,但家常餐館推廣的還比較少。應進一步倡導公筷使用,督促家常菜館、便利小店盡快主動擺放公筷,也以此引導消費者使用公筷。 記者:有餐館負責人稱,雖然沒有擺上公筷公勺,但是客人要就會提供。這樣做是不是就算盡到責任了? 孟三林:餐館運營人員的服務意識的確需要提高。餐飲以服務為本,不僅需要提供美食,更需要守護健康。特別是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提供公筷公勺服務能為消費者提供安全防護,最大限度避免食源性疾病交叉感染。這是餐飲行業企業不可推脫的社會責任。 記者:有消費者反映公筷私筷模樣相同或相似,使用起來容易混淆,對此該怎么解決? 孟三林:目前在一些高檔酒樓,即使擺上了公筷,可公筷和私筷大多是同一種筷子,有的即使有差別,也很難分辨,客人用著用著就混了。也有的餐館就是在客人的要求下多上一雙筷子,也有的直接上一雙一次性筷子。 家宴或是親友在餐館聚會時,為客人布菜、分菜也是一種愛心及情感的表達,當你拿著公筷給客人加菜,可突然發現自己將公筷當成了私筷,甚至公筷私筷分不清時,場面會很尷尬。所以,需要餐館經營者增強服務意識,從顏色、形狀、裝飾、長短甚至材質上,將公筷和私筷明顯區別開。 記者:即使餐館都提供了公筷,消費者會不會嫌麻煩,不愛使用? 孟三林:經歷了此次疫情,大家對安全、健康更為重視,防護意識提高,為公筷推行提供了一個良好社會基礎。配合相關管理部門的倡導,行業和社會各界應加強推廣,引導消費者使用公筷公勺,最大限度降低交叉感染風險。餐飲企業可以設計特別樣式的公筷,擺放在特別的筷籠或是容器里,這樣能提醒消費者注意,從而使用公筷并養成習慣。 您還有什么意見建議,請點擊"黨報幫您辦"告訴我們,我們會盡力向相關部門反映!

    來源:北京日報“政府與市民”

    1 2 3 16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