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視覺

    抗戰館恢復開放首日,觀眾有感而發——

    今晨,位于宛平城內的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恢復開放。

    來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這位記錄震后北川巨大變化的攝影師走了

    5·12 汶川大地震12周年前夕,北川攝影師老龐的大兒子發來一條短信——他的父親于5月3日因病與世長辭。 (劉剛 攝) 老龐叫龐貴舉,是一個普通人,普通的攝影師。但在2008年汶川地震后的十一年間,他用相機記錄著新北川的重建,以及北川人的新生。 2008年汶川地震后,在外打工的龐貴舉費盡周折回到了北川,因為老縣城封閉無法進入,許多人在山上任家坪的公路邊眺望北川縣城。 地震半年后,龐貴舉拼湊幾千塊錢,又貸款5000元,在比任家坪略高的景家山搭起一個平臺,取名“望鄉臺”, 在這里可以俯瞰被地震摧毀的北川縣城。 他擺起了小攤兒,購入相機、望遠鏡、地震紀念冊。一邊為有需求的人拍快照,以此掙錢養家,一邊為參觀者義務講解北川的歷史與文化,還有地震中的那些故事。 “全國人民都在幫我們災區人,我們也不能就是等救濟,自己也得自力更生解決困難。” 2009年清明,望鄉臺已因安全原因被拆除,龐貴舉就在路邊的山坡上繼續擺照相攤兒。與此同時,作為攝影師的他還隨身帶著相機,記錄北川與北川人一天天的變化。 2009年清明,龐貴舉在北川老縣城廢墟間記錄祭奠親友的北川人。 2009年清明,龐貴舉夫婦在北川老縣城祭奠親友。 2010年,新北川開始建設,龐貴舉夫婦住進老北川附近的板房。 2010年清明,龐貴舉走過老北川的檢查崗。雖然他的“望鄉臺”已經拆除,但那里已被官方確定了名字——望鄉臺。 2012年夏天,龐貴舉與妻子一起來到北京。7月1日,他們在天安門觀看升旗儀式,國歌響起,夫妻倆已是熱淚盈眶。老龐說,幸虧有全國人民的幫助,北川人才能很快重建家園,開始新生活。 2013年春天,汶川地震后的第五年,新北川已逐步建成完善,龐貴舉也在新城的標志地點——“巴拿恰”,與朋友合伙經營起一間照相亭。老龐一年需為照相亭支付6000元租金,平均每個月他可以有2000多元的收入。 2018年,汶川地震已過去十年,北川老縣城受泥石流與自然植被生長的影響,逐漸與山體相融。新縣城里,老龐依舊努力經營著“巴拿恰”前的照相亭,雖然手機拍照已成為當下流行,但照相亭的羌族服飾依舊能吸引游客的注意。經營照相亭并不容易,但這樣也可以繼續干老本行,掙錢養家之余,還能繼續用手中的相機記錄新北川的變化。 2018年,龐貴舉在新北川與朋友吃午飯。餐廳老板是老北川的習鋼夫婦,大家一起經歷了震后重建的艱辛與美好。 2018年,龐貴舉的全家福。 2019年,龐貴舉已是北川攝影家協會常務理事,勞累的他身體健康程度遠不如十年前,但還繼續用相機記錄北川和北川人的新生活。前不久,他還獲得北川一項攝影比賽的一等獎,只是沒能收到證書,便已與世長辭。 老龐走了,帶著他的相機。 2009年清明,老龐在北川老縣城祭奠逝去的朋友時說:“重建很艱難,但一切都能好起來。人活著,總要去做點什么。我是攝影師,多拍些北川人和北川城重建的變化,也是挺好的事……”

    來源:京呈微信公眾號
    全國防災減災日,北京中小學生這樣度過

    5月12日是全國第十二個“全國防災減災日”,本市以“大手牽小手、共筑安全夢”為主題,首次開展“云上學安全”宣傳教育活動,將防災、減災、救災及安全應急知識帶上“云”平臺。

    來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兒童醫院急診護士的日常:最有成就感的是這一刻

    國際護士節來臨,記者走進浙江省最大的兒科急診中心——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兒童醫院急診科,用鏡頭記錄急診科護士們的工作情景。

    來源:新華社
    秦嶺熊貓樂園里,它身上有何“未解之謎”?

    秦嶺大熊貓研究中心位于秦嶺北麓的西安市周至縣,生態環境優美。

    來源:新華社
    國圖今日重新開館,久違的學習氣氛回來了!

    “國圖終于開館了,我在家‘自習’好久了,效果沒有到圖書館好!”北京聯合大學師范學院大二的女生小李是國圖的“常客”,今天早早兒就來到國圖綜合閱覽室門口排隊。 恢復開館的第一天,超過1000名讀者踏入“久違”的國家圖書館。 閱覽室按30%限額 國圖總館南區的綜合閱覽室內,前來借閱的讀者間隔落座在閱覽區。本次國圖恢復開館,按照每個閱覽室總容量的30%控制讀者數量,每位讀者之間的距離不小于1.5米,保證每個讀者的閱覽空間。 此外,本次國圖按照防疫要求實行上下午分時開館,每天中午12點到1點,讀者需按要求有序離館,工作人員對閱覽設備、設施實施充分消毒、防疫處理。 集中+自助雙重消毒圖書 讀者在借閱公共圖書時,衛生安全如何保證?據了解,國圖會將所有歸還圖書都送入文獻消毒室進行集中消毒,然后再上架提供服務。防疫期間,讀者從書架上拿下的文獻,不要自行放回書架,而應放到指定的區域,由工作人員進行集中防疫處理和全面消毒。 在國圖綜合閱覽室外,有讀者排隊使用文獻自助消毒機。讀者借到圖書后,還可以去位于總館南區二層文津廳、紫竹廳的自助圖書消毒設備,對圖書進行自助消毒。 閱覽室實施精準預約 “我每天都想來國圖上自習,但明天、后天的都沒約上,下次周五再來!”小李姑娘感到有點困惑:重新開館后,國圖實行預約入館制度,每日限額1200人,上、下午各600人。從微信預約系統可以看出還有少量余額,但預約時卻“排隊”了,這是怎么回事呢? 原來,恢復開館后,國圖實施的是精準預約,每個名額對接到閱覽室。因此,有些閱覽室,比如綜合閱覽室,開放預約后6分鐘就已約滿;但有些比較專業的文獻閱覽室,就還有少量預約余額。 今天,有超過1000名讀者將預約到館。國圖提醒讀者,疫情防控期間總館北區、古籍館、國家典籍博物館、國圖藝術中心、少年兒童館暫不開放;餐飲、講座、培訓等服務暫不提供。 在家約書,到館可直接取書 國圖調整了部分外借的流程,在家約書,到館可直接取書。 由于疫情原因,保存本和古籍特藏的原件目前暫不提供服務。閱覽、外借、證卡、咨詢以及復制等服務全面開放。國圖開放22個服務點,讀者到館之后可以根據需要直接獲取服務。 此外,國圖還調整外借的流程。讀者可提前在國圖官網做好圖書的預約,外借預約之后,到館可直接取書。“這就節省了讀者到館等待的時間,減少了人員交叉感染的風險。” 服務鏈接 開放區域:國家圖書館總館南區(中關村南大街33號); 開放時間:周二至周日上午9:00-12:00,下午13:00-16:00,周一閉館(疫情防控期間); 開放服務:每日限額1200人,上、下午各600人; 預約方式:到館前需通過微信公眾號“國家圖書館服務號”的“讀者服務”或撥打電話(010-88545426)按服務點分時段、實名預約未來三天的到館名額,獲取微信(或電話)預約碼。

    來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陜西古梯田插秧忙,縱橫阡陌自成一派

    眼下,在巴山深處的陜西省安康市嵐皋縣南宮山鎮桂花村,山泉水灌滿了古梯田,村民用傳承下來的原始方法插秧,縱橫阡陌一派壯麗景象。

    來源:新華社
    居家避疫日,風軟紙鳶高

    在埃及首都開羅,人們在樓頂放風箏。受新冠疫情影響,不少埃及民眾選擇在自家窗口或住宅樓頂放風箏。

    來源:新華社
    護士節致敬|援鄂天使重進隔離病房

    今天是5·12國際護士節。 這是一個特殊年份下的特殊節日。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 北京各家醫院的護士們逆行出征,白衣執甲, 在疫情防控一線戰英勇無畏戰斗。 而那些跟隨援鄂醫療隊去往湖北武漢戰“疫“一線的護士們, 如今也已經重返原來的工作崗位。 今天,我們就來看一看他們當中的代表, 武漢戰“疫”凱旋歸來后,再度投入隔離病房工作! 向他們致敬! 北京安貞醫院呼吸科重癥監護室的門上,貼著幾張A4紙,上面寫著碩大的幾個字——“隔離病房”“新冠”“入口”。 郝國云準備更換防護服進入隔離病房 科室護士潘攀、郝國云正準備穿防護服,進入隔離病房工作。 潘攀(左)和郝國云(右) 對著鏡子戴好護目鏡之后,兩位護士像往常一樣,相互幫助檢查防護裝備是否嚴密。 對著鏡子檢查護目鏡 似曾相識的空間、相同的搭檔,有那么一瞬間,她們仍會有點恍惚,這里是北京安貞醫院還是武漢協和醫院西院區隔離病房的入口。。。 潘攀、郝國云相互協助穿戴防護裝備 馳援武漢抗擊疫情歸來,她們再次站上了北京的戰疫一線,并在戰斗崗位上迎來了2020年的護士節。 再次在防護服上寫上彼此的名字 北京安貞醫院的隔離病區里目前有6位正在接受治療的患者,核酸檢測結果目前都是陰性,因為年齡偏大、基礎疾病多、有發熱癥狀等各方面原因,需要繼續在院接受治療。 并肩走在隔離病房長長的走廊 自從武漢歸來,潘攀和郝國云這對好搭檔一直盼著重返北京的戰疫一線,5月6日,她們回到了工作崗位上,戰疫形勢與武漢截然不同了,工作上的一些細節還需要再熟悉。 兩人與同事一起對患者進行治療和護理 但經過65天的武漢之行,潘攀和郝國云已然是戰場上經驗豐富的“老兵”,相互之間的默契配合,支撐著她們迅速進入了工作狀態。 與患者家屬溝通病情 北京安貞醫院的隔離病區里,一位接受無創通氣治療的老人已經96歲高齡,按照護理要求,潘攀和郝國云每隔2小時,要幫助老人翻一次身,避免皮膚出現壓瘡。老人身上管路較多,這樣的操作需要格外謹慎。 對96歲的老人進行護理 兩位護士站在病床的一左一右,幾乎無需言語的交流,幾秒內便相互配合完成了翻身的操作。“我覺得我的勁兒比以前大!”潘攀的一句玩笑話,也難免會勾起回憶。 在病房內工作 尤記得2月14日在武漢時,北京市援鄂醫療隊完成了8層隔離病區首例重癥患者的氣管插管,當夜這個最艱難的首個特殊護理夜班,便是潘攀和郝國云共同堅守的。 兩人在武漢協和醫院西院時的工作照 回到北京安貞醫院后,做著同樣的工作 “奶奶,真棒,再堅持一下,馬上就好了!”來到隔壁病房,郝國云配合潘攀鼓勵一位84歲的老人,同時扶住老人的身體,防止老人在抽血操作時因為挪動而發生危險。而潘攀正在老人的手臂上尋找動脈,接著抽血,用來完成動脈血氣分析。從尋找動脈到完成抽血,整個過程仍是隔著護目鏡、隔著三層手套,卻早已不再是難題。 戴著三層手套幫患者進行抽血 從北京出發去往武漢時,潘攀和郝國云誓將16年的重癥護理經驗帶到武漢,而從武漢回到北京,她們又把在武漢克服一切艱難險阻的決心帶回來。 1月27日,北京安貞醫院醫療隊在首都機場準備出發馳援武漢 在北京安貞醫院的工作崗位上,潘攀和郝國云每次進入隔離病區,同樣要堅守4個小時,在床頭進行交接班,對每位患者進行“從頭到腳”的呵護,檢查鼻飼、尿管、輸液管等各種管路,甚至要用尺子測量胃管外露的長度,確保管路沒有脫出的現象。 郝國云與同事進行工作對接 每天做得最多的事情是為患者輸液,離開隔離病區后,穿在最內層的刷手服與在武漢時一樣,幾乎濕透。 在隔離病房內使用電風扇進行降溫 這一幕幕總讓潘攀和郝國云回憶起在武漢難忘的經歷,她們也懷念在異鄉護理過的每一位新冠肺炎患者,回到主場作戰,也更有了信心。 郝國云在隔離病房里工作 潘攀使用手持式氣溶膠噴霧器對病房進行消毒 5月12日是第109個國際護士節,剛剛回到北京的戰疫一線不久,潘攀和郝國云便迎來了自己的節日。同樣是隔離病區,同樣是穿著防護服的護士,其實自從抗擊疫情以來,北京、武漢的護士醫生都在做著同樣的事情,付出著同樣的艱辛。 科室的同事幫潘攀粘好防護服,防止脫落 今年的國際護士節,我國的主題是“致敬護士隊伍,攜手戰勝疫情”,在北京安貞醫院,往年持續一天的節日也變成了“護士周”,在這一周里,同事們總是會和潘攀、郝國云聊起北京市援鄂醫療隊的話題。 潘攀和郝國云幫科室的同事們帶飯菜 熟悉的科室,熟悉的伙伴 她們告訴記者,此次趕赴武漢抗擊疫情歸來,殊榮愧不敢當,她們不是佼佼者,而是千萬醫護人員的縮影,無論誰到武漢,都會把救死扶傷的仁心貫徹到底。 潘攀、郝國云在隔離病房 “但是今年的護士節對我們來說意義是更深遠的。”潘攀和郝國云說,她們這一代,仍然是護理工作當中的中堅力量,此次經歷抗擊疫情,她們更明白自己的責任之重大,同時也希望自己能夠完成好承上啟下的任務,用自己真實的經歷,把更年輕一代醫護工作者的熱血激發出來。 戰“疫”姐妹花 致敬新時代最美的白衣天使!

    來源:京呈微信公眾號
    國際護士節 | 致敬,最可愛的人!

    每年的5月12日是國際護士節,是為紀念現代護理學科的創始人弗洛倫斯·南丁格爾于1912年設立。其基本宗旨是倡導、繼承和弘揚南丁格爾不畏艱險、甘于奉獻、救死扶傷、勇于獻身的人道主義精神。然而今年的護士節,對于全世界來說,都格外不同…… 王海欣/攝 護理發展與節日由來 南丁格爾與“國際護士節” 1854年至1856年間,英法聯軍與沙俄發生激戰。在英國一位任護士主任南丁格爾,帶領38名護士奔走前線,參加護理傷病員的工作。經過潛心改善病室衛生條件,并加強對病人的護理和營養,醫院的傷病員死亡率由42%降到2.2%。這一事跡傳遍全歐。1860年,她在英國倫敦創辦了世界上第一所正規護士學校。她的護士工作專著,成了醫院管理、護士教育的基礎教材。 南丁格爾 新華社資料圖 鑒于南丁格爾推動了世界護理工作和教育的發展,因此被譽為“近代護理創始人”。1910年她逝世后,國際護士理事會為紀念其為護理事業做出的貢獻,于1912年將其生日5月12日定為“國際護士節”,最初稱“醫院日”,也稱“南丁格爾日”。而國際紅十字組織于1907年設立的南丁格爾獎章,則是國際護理界的最高榮譽獎。截至2019年,中國已有80人榮獲南丁格爾獎。 英國倫敦南丁格爾博物館拍攝的南丁格爾撰寫的《護理札記》 我國古代護理與孝道有關 《史記·扁鵲倉公列傳》記載戰國時就有熱熨護理術;《黃帝內經》詳述對病人的生活和飲食護理、病情觀察以及護理診療;張仲景的《傷寒雜病論》開創臨床護理理論先河;對于產婦及嬰幼兒的護理,則在唐代孫思邈的《千金方》里有詳細記述。 我國古代的醫護活動則主要圍繞著儒家的仁愛、禮儀和孝道進行,尤其是孝道。孝道的核心在乎“侍疾”,“侍疾”的核心又在乎“侍親”,所以我國古代的護理工作大多數時候由家庭成員完成。從先秦到漢唐,對于家中病人的護理都是儒家禮儀規范的重要部分。 我國護理人才的培養進程 1908年,清政府創辦的北洋女醫學堂是我國第一所公辦護士學校,首批醫校護理人才就是從這里走出來的。 1909年,全國性的護理組織協會——中華護理學會誕生。不過由于當時國人根深蒂固的性別規范和等級觀念,認為接觸身體的工作只能由同性別和地位低的人來做。直到1918年,中華護理學會第四屆全國護士會員代表大會才以決議形式打破這一約束。 1921年,協和醫學院開設大學本科護理高等教育專業,學制五年。 黎秀芳是中國現代科學護理事業的奠基人之一、中國軍隊首位南丁格爾獎獲得者 新華社資料圖 新中國成立后,僅僅10年,護士人數就從之前的2萬余人增加到13.8萬人。1992年,天津醫學院(天津醫科大學前身)開設護理碩士課程。2004年,協和醫學院護理學院與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護理學院聯合培養護理專業博士研究生。至此,我國從中專到博士的多層次護理教育體系已完備。 2011年,護理學科升級為一級學科,為護理學發展提供了更廣闊的空間。1980年,我國注冊護士總數為46萬,而到2016年底,這個數據則為350.7萬。 今年,他們格外不一樣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發,成千上萬的醫護工作者義無反顧地勇擔重任、救助生命,留下最美逆行事跡。 和冠欣/攝 在地球上,疾病與生命同時出現,人類繁衍發展、生生不息的漫長歷史包括一部與疾病斗爭史。數不清的戰“疫”事跡告訴我們,現代醫療護理中,護士身兼關懷照顧者、醫患溝通者、多方協調者、病房管理者、健康教育者等多重使命,是個體生命與尊嚴的保護者。護士職業,閃耀著愛心與責任的關懷之光,重要性日益凸顯。 和冠欣/攝 我國護理人才與戰“疫”投入 到2019年年底,全國的護士總數已經達445萬,比2018年增長35萬。在護士數量不斷提升的過程中,我國加大對護士的培訓,其能力水平和專業素質也在不斷提升。在這次新冠肺炎救治工作中,特別是重癥患者的救治工作中,這支強有力的專業護士力量發揮非常重要作用。 和冠欣/攝 疫情發生后,全國各地和軍隊系統派出最強醫療力量馳援湖北。其中,在武漢援鄂醫療隊員達4.26萬,包括2.86萬名護士,占比近70%。從年齡來看,80后和90后護士占總數的90%、90后護士占比達40%。從性別來看,女性護士占2.53萬名,占到援鄂護士總數的近9成。從護士專業來看,主要包括重癥、呼吸、感染以及連續腎臟替代治療等專業的護士,他們都在一線發揮了重要的專業職責。 和冠欣/攝 “三分治療七分護理”,無論是在方艙醫院、隔離病區還是救治重癥的ICU,都有護士的身影。護士在新冠肺炎患者的醫療救治當中精心照顧、精心治療、精心觀察病情,給予患者心理支持。他們與醫生一道,為促進患者康復、提高治愈率作出了積極的貢獻,用行動詮釋了敬佑生命、救死扶傷、甘于奉獻、大愛無疆的崇高精神。 隔離不了的醫患親情 疫情發生后,與患者接觸最多的護理人員成為他們“最親密的人”,發生在醫患之間的感人小故事不勝枚舉。這些點點滴滴,勾織出人間真情畫卷。 用我及腰長發,換你健康平安 為了避免交叉感染,也為了節約穿脫防護衣帽的時間,兩個孩子的母親、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東院區神經內科90后護士單霞,投入了抗擊疫情的一線。她毅然剪掉了自己的長發,“光頭以明志”。她說:“頭發沒有了還可以再長,現在的首要問題是保護好自己的同時,盡力量去救更多人。” 來源:@新華視點 小湯山的護士穿上“最潮”防護服 海綿寶寶、美少女戰士、喜羊羊……北京小湯山定點醫院的護士們將可愛的卡通圖案繪在防護服上,自制“最潮”防護服。護理組負責人看到護士們的好創意都會隨手拍下,發到護理群,為大家加油打氣。 劉平/攝 他們為何頭頂加油“表情包”? 在武漢協和醫院西院區隔離病房,來自北京同仁醫院的曾憲紅護士長正在幫病人采血。她的帽子上,“加油”兩個字和一個愛心組成的“表情包”分外醒目。她低頭采血的瞬間,“表情包”正好送到了患者的眼前。 新華社資料圖 新華社資料圖 曾憲紅說,這樣的做法不僅僅是傳達心意,同樣也會成為治療的一部分。除了診療手段,對于患者來說,更需要強大的意志力。處在隔離病區的患者,他們的焦慮感體現在了連綿不絕的呼叫鈴聲中。每次呼叫鈴響起,醫護人員會快速來到患者身邊,很多時候他們發現,患者最需要的僅僅是一句讓人安心的話。 “武漢,成了我的第二故鄉” 劉笛是協和醫院ICU病房的護士,是北京援助武漢的第二批醫療隊成員,2月7日下午她坐上飛往武漢的航班,這次支援的醫院是華中科大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 雖然工作格外辛苦,但有位患者對劉笛說的話令她瞬間“滿血”:“我雖然看不到你們的臉,也不知道你們的名字,但是我能看到你們的眼睛,能給我力量。你們醫護人員的眼睛里有星辰大海,笑容里充滿陽光!” 她在日記中寫道:“在這里我們有過歡聲笑語,有過淚流滿面,也有過自責無力。武漢,成了我的第二故鄉。” 和冠欣/攝 新冠肺炎積累哪些護理經驗? 國家衛健委表示,下一步要從幾個方面進一步促進護理事業的健康發展—— 第一,要加強護士隊伍建設,貫徹實施好護士條例,維護好護士的權益,為他們營造更好的職業環境,讓他們的權益得到更好的維護,讓他們的職業安全能夠得到更好的保護。關心關愛一線護士,讓他們在工作崗位上身無旁騖地為人民群眾做出專業的貢獻。 第二,要加大護士的培養。護士的職業生涯都離不開培訓。從職前教育到畢業后教育,到各專業的專門培訓,是提高這支隊伍戰斗力的一個重要支撐。 第三,是對接人民群眾的健康需求,讓護士的工作既能夠頂天,在技術上不斷提升;更能夠立地,人民群眾的健康需求在哪里,哪里就有護士的身影,在內涵和外延上滿足人民群眾的健康需求。 第四,要加大對護士的宣傳,護士是平凡的,但更是神圣的。在他們平凡的工作中,是對每一個不平凡生命的挽救。 和冠欣/攝 北京護理體系發展與人才培養 2019年7月,北京市衛健委發布《北京市促進護理服務業改革與發展實施方案》,其中明確,到2020年,全市注冊護士總數達15萬,基層醫療機構護士總量超過3萬,每千人口注冊護士數達6.1人,全市醫護比不低于1:1.30。 新華社資料圖 方案提出到2020年達到的目標,其中包括:護理服務體系健全完善,以機構為支撐、社區為平臺、居家為基礎的護理服務體系基本建立;覆蓋急性期診療、慢性期康復、穩定期照護、終末期關懷的護理服務格局基本形成。方案稱,醫療機構要建立健全護理人員管理制度,從護士崗位設置、收入分配、職稱評定、管理使用等方面,對編制內外人員統籌考慮。同時,要完善護士績效考核指標體系。要在教育培訓、績效分配、職稱晉升等方面,向基層護士傾斜,提高基層護士待遇,調動基層護士的積極性。 新華社資料圖 一位援鄂護士在日記中寫道:“在生死面前,人類很渺小,我們能做的是,有時治愈,常常幫助,總是安慰。凡人不能永生,但愛可以!” 今天,致敬最美逆行者,致敬最可愛的人! 綜合:北京日報、北京晚報、北京日報客戶端、新華視點 攝影:新華社、和冠欣、王海欣、劉平、新華視點

    來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1 2 3 50 下一頁